韩城新闻网 > 摄影 > 《悬崖》编剧全勇先:想写有人性的谍战故事

《悬崖》编剧全勇先:想写有人性的谍战故事
2019-12-01 17:41:55   

东方网2月7日消息:开年以来,一部叫《悬崖》的电视剧火爆荧屏,也成为微博上众多名人和网友热议的话题。因为剧迷们对主人公死亡的结局强烈不满,央视甚至说服了导演,准备在重播时启用另一种“温情版结局”。

与兴奋的粉丝们相比,编剧全勇先却没有显得太高兴,“只是剪掉了一个镜头而已”。作为一名爱惜羽毛的作家,已播版本的结局让他的情绪还陷在遗憾之中。

昨日,谍战剧《悬崖》在央视一套开播。新快报记者采访编剧全勇先,分享了他对剧中人物和情感的解读。

关于情感——“没有一定要发生爱情的理由”

新快报:这部剧是什么时候创作的?是什么吸引您动笔?

全勇先:应该是2008年之前写了个开头,中间又放下了一段时间。我想写一部真正的,自己喜欢的谍战戏。在这部戏里,我更关注人物。想写一部有人性基础的谍战故事。周乙和顾秋妍这对假夫妻,周乙和孙悦剑这对真夫妻,这是故事的情感线,是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新快报:周乙和顾秋妍假扮夫妻、共同生活六年,却没有产生爱情,一些评论认为这个设置虽不落俗套,但也显得革命者不近人情,有人开玩笑说周乙是“睡了六年躺椅的人”

全勇先:这是常见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男人跟女人的关系有多种多样,不是说每一对男女生活在一起最后就会发展成爱情。那才是个大俗套。何况他们都有自己的家,有自己对爱情和生活的理解。我觉得他们没有一定要发生爱情的理由。

新快报:但还是有观众根据剧中的许多细节,比如周乙把祖母的手镯这样特殊的礼物送给假妻子顾秋妍,临刑前他对顾的女儿莎莎说“告诉妈妈我爱你们”,认为男女主角是因为处境而“爱在心口难开”。

全勇先:这是误读。他们之间的情感,更多是兄妹,家人,战友,这样的关系。如果变成爱情了,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处境的恐惧可以看做是一个小小的理由,但我想更多的还是恪守和坚持吧。那一代人和我们这一代人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观和爱情观。他们在一起有理由,不在一起也有理由。我的故事,一直按着我当初的设计走。设计好结局了,那一切细节和情节都是为结局服务。

关于角色——“首先是人,然后才是特工”

新快报:女主角顾秋妍不断给周乙惹麻烦,有网友说原以为会看到顾的成长,但这个人物在职业角色上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亮点。您如何考虑顾作为女间谍的这个角色呢?

全勇先:顾首先是一个女人,然后才是一个特工。周乙也一样,是人就有弱点,是人就会犯错误。我们在剧中努力要做的,不是要刻意表现他的“无所不能”,反而恰恰是要无时无刻地表达他心中的“善意”。如果两个人比007还牛,那他们就永远不会被发现。如果按网友那么理想主义地去表现,那这个故事就不存在了。他们会顺利潜伏到解放,全身而退,大功告成,万事大吉。

新快报:您提到本来有一场顾秋妍在杀人后洗澡的戏,暗喻她在精神上要洗涤血腥和负罪感。相比之下,周乙这个角色,很难看到他有什么剧烈的肢体语言来表达内心,这个角色很难表现。

全勇先: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难表现的。事件、情绪都给到了,演员需要的是去把握和节制。比如周从刑场回来,他进屋不用说话,观众就知道他内心是沉重的。他是带着戏回来的,他无论是安静地坐一会儿,还是不停地来回走动。大家都会感受到他身上的情绪。戏给到了,剩下的是演员的处理和把握。所以我没觉得有多难表现。

新快报:周乙真妻子孙悦剑的戏份不多,但抓住了很多观众的心。

全勇先:咏梅的表演非常有年代感,她的表演松弛而节制。她的戏份不多,也不复杂,但需要很强的分寸感,咏梅做到了。

孙悦剑和顾秋妍,这两个女人只要一见面,戏自然就来了。不是说只有生离死别才是戏,这种貌似平静的东西,有时候也是很有力量。

有关历史——“不带意识形态的讲诉才是真实的”

新快报:您为了《悬崖》查阅了很多有关满洲国的素材,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人物和细节?

全勇先:故事都是假的,但历史是真的。把一个故事放到真实的历史中去讲述,自然会有一种厚重。不但历史背景真实,日常生活细节也要真。比如《悬崖》里面所有关于狗的桥段,都是来自于我养狗的经历和生活经验。

新快报:很多人看完《悬崖》惊讶,原来哈尔滨也是这么有风情的一座城市?

全勇先:哈尔滨一直是个特别洋气的城市。它当年号称东方巴黎,现代化程度根本就不逊于大上海。满洲国时候有电影院、俱乐部、世界闻名的“山鹰足球队”,好多芭蕾舞、歌剧团都去过哈尔滨演出,相当有品质。《悬崖》剧中表现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只不过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和城市规模,它才没那么惹眼。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是缘于熟悉。

新快报:您是黑龙江人,小时候有没有听长辈提起满洲国,他们怎么谈论那个时代?

全勇先:我小时候听到过老人们讲那个时期的故事。老人们的讲述跟历史书上看到的,完全是两个世界。我更相信那种朴素、自然,不带任何意识形态烙印的讲述。那才是真实的,没有经过美化或丑化的,原生态的东西。

当年的痕迹肯定还是会留下一点的。比如我们小时候管缝纫机叫马神,管泔水桶叫魏德罗。管警察局叫巴篱子。哈尔滨人喝啤酒,吃香肠,啃大列巴的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

关于结局——“悲剧也要给人留下希望”

新快报:这部剧非常精致,我看到您开机前写给剧组的信,对场景、服饰、音乐都提出很细的要求。

全勇先:这些东西在剧本要给到,成片的时候才会有感觉。事实上,这些外在的东西如果没有一个坚实的故事去支撑,没有一个充沛的情感去笼罩它,这些就都没有意义。

新快报:听说您当初先写了几集,因为不够煽情,没有制作人投钱。在《悬崖》这一部剧上,您所坚持的是什么?

全勇先:把观众当成一个有智商,有思想,有品位的人来沟通,把首先感动了你的故事讲给他们听,这就是一个编剧该干的事情。另外,不洒狗血,不滥情,不去迎合,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

我认为人物大于一切。情节是为人物服务的。人物又是为情感服务的。这些是一部剧中最重要的东西。

新快报:《悬崖》的结局让很多人感到压抑,您原先设计的结尾是怎样的?

全勇先:原剧本中写的是周乙被日本人秘密押走了。留的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因为里面所有的人物都是没有结局的,之前为续集埋下的许多伏笔都没有用了。等于这个故事没说完就被强行结尾了。老纪和周乙都被拍死了,这部戏中仅有的几处“出气口”都被堵死了。所以会显得压抑。我觉得悲剧也要给人留下希望。

按已经播出的这种情况,主人公死了,续集没办法接了,只能说是非常遗憾。

《悬崖》的小说《霍尔瓦特大街》我还在修改中,目前还没有出版。因为剧中的好些遗憾,在小说里完成,也是我的一个愿望。


相关阅读:
手机赚钱+V hchapj.wang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