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宠物资讯 趣闻趣事 航空资讯 五金资讯 创业交流 女性话题 服装服饰  
软件资讯 小说 旅游资讯 农业信息 站长资讯 数码资讯 求职招聘 电商资讯  
首页>> 女性话题 >>正文
叶落长安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3集
2021-04-29 19:09:17  来源:尚拓资讯网 

  张文清又去找了张俊媳妇,张俊媳妇说那缝纫机自己已经定下了,怎么又给了玉兰家,还说自己家里面十分困难。玉兰去了张俊家,听见了张主任给她说的话,张俊媳妇说自己不想活了,跟张文清胡搅蛮缠了起来。

  玉兰回家了之后跟老四说这缝纫机还是给张俊家吧,这几年没有缝纫机不是也照样过了吗,再说这小业主的帽子是他们替自己顶的,玉兰说这么多年自己心里面总是发虚。再说张主任对他们这么好,不能让张主任那看呀,老四听后无奈的说那就给人家吧。

  玉兰让老四买了些布,把一家老小的过年衣服全都给做齐了,然后把缝纫机给张主任送了过去。西珍来告诉玉兰说给她找了份工作,在西门副食品商店卖菜,一个月三十块钱,玉兰听后高兴得不行,跟西珍去了副食品店定下了了工作的事情。晚上吃饭的时候金玉过来找玉兰说想让莲花去他们家帮忙找看着他们家孩子。玉兰听后说这事情他说了不算,要跟老四商量商量。

  玉兰跟老四说西珍想让莲花去给她看孩子,老四说怪不得西珍发慈悲跟玉兰找工作,原来是为了这档子事,他让玉兰把东京接回来不就完了吗。玉兰说西珍说让莲花把他们家孩子看到上幼儿园就给西珍找一份好点的工作,老四说自己实在是看着莲花可怜,从小在家里面吃的苦都是最多的。

  第二天玉兰起来要去上班,老四给玉兰说让她想好了,要是她去上班了莲花可就要退学了,玉兰听后还是去上班了。玉兰下班之后去学校找了莲花,她告诉莲花说不让莲花上学了,要她去他舅舅家给看孩子,莲花听后回家哭得不行,她给玉兰说让自己上完初中吧。长安晚上回家之后听见莲花在哭,他想去问问怎么回事,玉兰让他赶紧回屋睡觉。

  老四心里面也不舒服,他给莲花说想让莲花去她舅舅家看孩子,莲花说自己不去,就是想上学。莲花去学校的时候老师告诉她说玉兰给她退了学,莲花听后跑到外面哭了起来,长安说自己想去求求玉兰让莲花继续上学,莲花说不用了,他以后不认玉兰这个妈了。

  长安找到了玉兰,他告诉玉兰说让莲花上学吧,以后师傅给自己的钱自己一分不要全都供莲花上学,玉兰说他还小,不懂事。玉兰回家之后告诉老四说长安找自己求情了,老四说他自己早就看出来了,长安跟玉兰这两个苦孩子早就有感情了,玉兰听后说不行,这要是他们俩以后在一起了还不是苦一辈子,她下了决心要把莲花送到西珍家。

  莲花自家里面躺在床上不吃也不和,玉兰让莲花多替自己想想,第二天早上莲花饭都没有吃就去了她舅舅家,他告诉玉兰说自己以后不认她这个妈。长安知道莲花要走,她告诉莲花说以后让莲花有事的时候就过来找自己,起码自己还能陪莲花说说话。东京知道莲花也被他妈赶来了之后说自己有伴了,还说玉兰太狠心,问莲花玉兰是不是他们亲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解放军解放了西安城,大街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庆贺的老百姓,玉兰抱着孩子在大街上看着进城的解放军,还听了解放军的宣传。白老四还在家里面生着气,正吃饭的时候大林走了,二林哭着说大林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说是去当兵了,白老四跟玉兰听后赶紧出来找大林,但是没有找到。

  大林离家出走了之后玉兰又生下了一个儿子,白老四拉着平板车准备出门干活的时候有一个叫张文清的女的说自己是锦华巷工作对的,以后家里面有什么困难可以过来找她。玉兰听后惊讶的不行,说自己也认识也一个叫张文清,随后自己说了当年要饭的事情,张文清听后也想了起来,说自己就是那个张文清,玉兰高兴地不行。

  张文清随后告诉玉兰说一会儿让她去开会,讨论定成分的事情。郝仁义去饭店找工作的时候遇见了正给别人卸货的白老四,郝仁义叮嘱他说定成分的时候千万别定高了,现在解放了穷人吃香了。

  玉兰跟着街坊邻居在开会,说着定成分的事情,是张文清主持的会议,因为玉兰跟了白老四的时候白老四还有间杂货铺,所以大家刚开始都说着要给玉兰家定地主。但是张文清说自己了解玉兰的情况,她是绝对的贫农,当年刚来西安的时候还来自己家要过饭呢。在大家的争吵声中给从河南过来的张俊家定了地主。

  随后张文清又说了组织上的意思,就是想让他们当年逃荒过来西安的人再回到河南去,大家听了之后像是炸开了锅,都说不回去,地都没有了。随后张文清又问了玉兰的意思,玉兰代表大家发言说他们不想回去,张文清说自己先向组织反映一下,看看上级领导是怎么安排的

  玉兰回了家之后把白天开会定成分的事情给老四说了说,老四听后说看着张文清就面善,是个好人。张文清找到了上级领导反映了群众不愿意搬走的问题,大家也都说不用靠政府养活,他们自己能自己养活自己。张文清还给在家里闲着的人找了一些杂活,让妇女们清洗织布厂的面纱,玉兰带着大家干了起来,还能赚到一些钱。

  转眼到了一九五三年,西安当地的人都领了户口本,玉兰她们知道了之后就带着大家去找了张文清,想要办西安的本地户口本。白老四整天在外面干完了活之后经常晚上回家打玉兰,玉兰也是脾气犟的整天骂着老四。

  玉兰让二林替自己给毛主席写封信,她在心里面说了他们从河南到西安逃荒来的经历,还说了他们没有户口的问题,还说了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给毛主席急了那封信,没过多久张文清就拿着毛主席的回信过来找玉兰了,大家知道了之后都高兴地围了过来,张文清给玉兰念了之后大家都高兴的不行,他们的户口也有了着落。

  张文清通知了锦华巷的居民们去办理户口,大家都高兴的不行,玉兰拿到了新办理的户口本之后发现大林的名字不在上面,他赶紧找办事处的人理论。张文清在给大家开会的时候玉兰被大家推选为锦华巷的居民小组长。

  莲花在家里面做饭,自己猜着板凳舀水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水缸里,新亏白老四赶紧把莲花抱了出来,老四心里面对玉兰更加的不满意了。玉兰开完会回家之后白老四又打起了玉兰,玉兰说自己现在当上组长了,可不是以前的玉兰了。

  玉兰的儿子东京晚上发起了烧,玉兰给白老四说现在家里面没有钱上医院了。玉兰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字叫白槐花。

  五十年代初,政府颁布施行第一步婚姻法,婚姻法的出台确立了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观念。张文清找到玉兰说让她去给大家宣传婚姻法,说一说封建买卖婚姻,玉兰答应了。事后张文清夸玉兰带了个好头,还想让玉兰跟白老四离婚,玉兰听后犹豫了起来。张文清在一旁开导了起来玉兰,玉兰说自己回家就跟白老四离婚。

  玉兰回家之后让二林带自己写个离婚申请,玉兰说着二林写着,二林写着写着哭了起来。玉兰看到二林哭了之后不让他写了,自己去做饭了,白老四回家之后还想打玉兰,玉兰拿着刀子说白老四不是她男人。白老四一下子慌了神,失魂落魄的出来了。

  玉兰找到了张文清,她说自己能不能不跟白老四离婚,她觉得白老四其实也挺不容易的,自己就是下不了决心。张文清说她已经向上级领导汇报了,上级领导还要树立他为榜样,还要表扬她。玉兰听后又下了一次决心说给老四离婚。

  吃完晚饭的时候玉兰告诉老四说自己要和他离婚,现在是新社会了妇女解放了,她不想再挨打受气了。白老四听后沉默了一会儿,问玉兰孩子怎么办,玉兰心里面有纠结了起来。玉兰去了张文清家里面,她看到了张文清夫妇两个人十分的恩爱,还说自己不想离婚了。张文清听后给玉兰说只要她还爱老四就跟她过,不离也可以。

  玉兰回家的时候想了一路,她回家见了老四之后也变得温柔了很多,还给老四倒水喝。老四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傻愣的坐在了炕上,老四反应过来了之后又跟玉兰打了起来,玉兰说以后真的不能再跟自己打架了,要不然自己就跟老四离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在家里面给孩子们说以后在家里面要叫她妈妈,叫老四爸爸。老四回家了之后听到孩子们叫他爸爸之后高兴得不行,这时候张俊媳妇找到玉兰说他们家过不下去了,让她给张俊找个工作,自己洗棉纱赚的钱养活不了一家。玉兰说就让张俊跟老四一起拉车,赚的钱三七分,张俊媳妇高兴得不行。

  第二天干活的事后老四比以前拉了许多货,没想到张俊平时根本就没有干过什么活,走了几步路就说自己干不了这种粗活,老四没有说话,自己拉起了平板车,回来的时候还要推着张俊。

  玉兰晚上去张俊家说既然张俊干不了重活就让他去扫大街上刚建的厕所,张俊听后不愿意干,玉兰生气的说他们活该。

  过年的时候玉兰带着老四还有孩子们回了娘家,玉兰他娘还是老样子,自己整天生着气,她还不让老四喊他娘,郝仁义不让她再乱说话。金玉找了个西安本地的女孩子谈恋爱,名字叫西珍,金玉拿着毛主席给玉兰写的信给西珍看,西珍高兴得不行。

  玉兰跟老四吃完饭带着孩子们回家,老四心里面也是一肚子气。到了一九五五年,玉兰跟街坊邻居的妇女们在河边洗棉纱的时候看见有个孩子掉水里了,玉兰奋不顾身的跳到了水里救起了那孩子。玉兰把那孩子带回家里换衣服,那孩子叫梁长安,玉兰带着他找到了那孩子的爷爷。

  那孩子跟着他爷爷也是刚来西安的,还没有地方住,玉兰跟那个大爷说了几句话之后知道他们祖孙俩是河南人。玉兰把那祖孙两个人带回了自己家里面先住一晚上,老四晚上回家的时候玉兰给老四商量说想把临街以前的店面租给那老头,那老头还会自己做风箱,租了房子还能替他们看着孩子。随后玉兰又跟老四商量好了价钱。

  玉兰安顿好了那祖孙两个人之后跟那个大爷谈了租房子的价钱,那大爷说自己身上没有一分钱,等卖了风箱做起了生意就先给玉兰房钱,还说一个月自己只能给两块,再多了自己也没有。玉兰听后可怜他们爷俩就让他们住下了。

  到了晚上梁长安叫玉兰说他爷爷快死了,玉兰听后赶紧去看看,发现那老人家生了病还不停地咳着血。玉兰赶紧让老四去请大夫,代夫给那大爷看了病之后开了药,价钱也十分的贵,但玉兰还是让老四拿着钱去给那大爷抓药。

  就这样折腾了一晚上,老四憋了一肚子的气,让玉兰撵他们爷俩走,说把房子租给他们不但赚不到钱还要往里面贴钱,玉兰听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等老四走了之后给那祖孙俩送去了点吃的,她也是要饭来到这西安城的,知道穷人的不容易,也不忍心让他们祖孙俩走。玉兰在那祖孙俩住的门口还给他们祖孙俩垒了个灶台,让他们爷俩放心的先住下来,连郭都是玉兰先给他们的。

  老四晚上回家的时候还是想不让那爷俩在家里面住,玉兰说要赶他们走让老四自己去说,老四拿着家里面剩下的两个馒头去了他们爷孙俩住的房子里。他看那爷孙俩实在是太可怜了把馒头给了他们之后还说自己不要他们房租了。

  老四回屋子里之后跟玉兰说看他们爷孙俩实在是可怜,自己还答应了捡点砖头给他们爷孙俩盖间厨房。就这样,那祖孙俩在玉兰家住了下来,两家人在一起相互照应着过着日子。

  梁大爷卖风箱的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他给了玉兰一个月的房租,还多给了两块,他看玉兰整天带着孩子下河干活也不容易,就主动说让玉兰干活的时候把孩子丢在家里,自己给帮忙照看着。

  转眼间一年时间过去了,莲花也会帮着家里面干一些活了,她想让老四送他上学,老四说这事情他一个人说着不算,要跟玉兰商量商量。老四回家了之后跟玉兰商量着要送莲花上学,玉兰说不行,莲花要是上学了家里的孩子就没法看了。要是老四能多赚钱养活一大家子就让莲花上学。

  张文清去摸查适龄儿童的入学情况,玉兰把东京的名字报了上去,就是不让莲花上学。莲花在屋子里面哭了起来,长安听见莲花哭了,就跟爷爷商量说要是自己卖风箱多赚钱能不能要一块,他爷爷说要是能多卖一块钱就给长安一块。

  二林不小心推了一下莲花,莲花碰破了头,她嚷着说要是自己能上学就不疼了。到了晚上玉兰要去把二林找回来,她一个人上了街去找二林,在城墙下面找到了二林。二林哭了起来,玉兰让二林跟她回家,二林终于开口给玉兰叫妈了。

  玉兰带二林回了家之后二林跟老四说自己知道错了,玉兰让二林好好上学,晚上先跟老四睡,自己照顾莲花,玉兰的心里面也不是个滋味。

  长安第二天一个人挑着板凳去大街上叫卖,一天就多卖了五块钱。长安回家把钱给了爷爷之后说自己不要那一块钱了,让他跟玉兰商量商量送莲花上学。梁大爷知道自己的孙子也想上学,就给长安交了学费,还买了块布准备让玉兰做三个书包给孩子们每人一个,长安知道了以后高兴得不行。

  张文清给大家开会的时候说他们锦华巷受到政府照顾分到了一个免费上学的名额,还鼓励大家送孩子上学。玉兰分到了免费上学的名额,大家都说没有意见。(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就在玉兰谢谢大家的时候吕盛说他们家比玉兰家还要困难,张文清说让大家讨论讨论举手表决,这时候大家都说给玉兰。这时候玉兰说她知道老吕家困难,就把名额让给了吕盛,莲花知道了在家里面又哭了起来。

  莲花在家里面生着玉兰的气,第二天张俊媳妇给玉兰说有个打蒲苇的活能多赚点钱,中午还管饭,但是就是有点远,有二三十里地。玉兰听后高兴地答应了下来,他晚上回家的时候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四,说在这下子他们家就能好过多了,老四心疼起了玉兰。

  玉兰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赶路去干活了,莲花也偷偷的跟着玉兰过来了,他知道玉兰是为了给莲花挣学费所以就跟来了,过了一会儿二林也过来了,说星期天不上课,也来干活给莲花挣学费。就这样,母子三个人干起了活,那老板看玉兰干的活多高兴地不行,玉兰说第二天还来,等钱攒够了就送莲花上学。

  一九五八年,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运动开始了,在粮食亩产万斤的鼓舞下家家户户捐锅捐铁,开始了大炼钢铁运动。张文清给大家开会说街道成立了一个缝纫社,给工人们生产劳保服装,一个月二十块钱,熟练了之后三十块钱,玉兰高兴地报了名子。

  玉兰在上班的时候他爹过来找玉兰说自己不想做公社的大锅饭了,玉兰安慰她说等共产主义实现了就给他开间酒楼。郝仁义在做饭的时候遇见了张俊,张俊经人介绍跟郝仁义打了下手,郝仁义让张俊给他烧火,两个人谈的也十分的投机。

  因为搞着人民公社化运动,大家吃着大锅饭,热情都十分的高涨,为了大炼钢铁,把自己家的铁锅都给交了。大家都坚信着社会主义就快实现了,每天都是吃饱了再拿很多到家里面。玉兰因为过上了好日子让二林给毛主席写信说一下他们的幸福生活,还说他们已经能练出钢来了。

  这时候金玉过来告诉玉兰说二奶奶生病了,托人带来了口信,玉兰听后说现在他们过上好日子了就把二奶奶给忘了,她想要回家看看二奶奶。

  玉兰到了以前在河南住的村子里之后发现人都到生产队里面干活了,她找到了二奶奶的家。此时二奶奶躺在了床上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玉兰见了二奶奶之后激动地满眼泪花,她告诉二奶奶说自己现在过上好日了,现在享福了。二奶奶说苦日子还会回来的,人生下来就是要吃苦的,玉兰说自己记住了没自己接着吃苦受罪,二奶奶拉着玉兰的手说完了一番话之后就离开了人世。

  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中国经历了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恶劣的自然天气加上各种虫灾病害造成粮食大幅减产,百姓们生活困难。玉兰又生了一个男孩子,老四在家里面又发起了愁。(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张文清给大家开会说缝纫社因为没有那么多活干上级领导要求才三分之一的人,玉兰去了之后说裁什么人呢,大家把活匀匀不就行了。张文清说这样做不符合党中央的要求,想让玉兰带头回家,玉兰心里面有点不满意,她说家里面一堆孩子,要是她回家了怎么活呀。

  张文清想让玉兰带个好头,但是张文清说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自愿回家,那就抓阄决定吧,大家还是都不愿意抓。玉兰还是不坐月子,第二天又去缝纫社上班了,她去了之后看见张文清早早的都去了,她给玉兰说了现在的形式和国家的政策,但是玉兰还是不想走。张文清说自己不想干这主任了,玉兰不让张主任辞职,说自己带头走,等国家困难过去了让张文清第一个把自己叫回来。

  玉兰回家之后所自己带头辞职了,白老四听后说这下子看家里面这么多人怎么养活。这时候张文清过来玉兰家说自己心里面过意不去,她给玉兰说自己想了个办法,因为社里的缝纫机要处理,问玉兰要不要,要是能在家里面找到一些活不是有工作了吗。玉兰听后说自己要了。

  晚上郝仁义跟玉兰商量说想把梁老汉住的房子收回来再租给别人,多收点租金也好糊口呀。玉兰说看他们爷俩实在是太可怜了也不好意思说出口,老四说那到第二天他们俩一起去找梁老汉说说。

  郝仁义晚上去找了张俊,他因为大食堂不干了还是想去找张俊说话,张俊告诉他说大食堂不干了是好事,要不然他的那一手好手艺就荒废了。郝仁义说他现在他现在在城门口外面卖些小玩意儿,要张俊没事的时候有去跟他说话解解闷,赚的钱两个人三七分。

  第二天老四跟玉兰去找梁大爷的时候发现他有病了,两口俩赶他走的话又没有说出口。郝仁义因为在城门口卖东西不赚钱,就去了一家饭馆找了一份打杂的活,干了两天他又不想干了,在城门下面卖凉皮。玉兰干了一天的活之后路过城门口去吃凉皮的时候发现是自己爹。郝仁义说自己没有本事,原来的豫盛大酒楼的大师傅现在却在卖西安小吃。

  郝仁义找到了张俊,告诉他自己在城门口卖起了西安小吃,想让张俊跟他一起干,张俊犹豫了一番之后答应了下来。两个人就这样做起了小生意,张俊天生就是喜欢吃,不管是什么好东西到了他的嘴里都能吃出个一二三来。郝仁义的生意因为张俊那张能说会道的嘴也好了不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家里面的孩子因为快开学了要交学费,玉兰不想让莲花上学了,因为家里面实在是没有钱了。莲花在家里面又哭了起来,玉兰晚上又让二林替自己给毛主席写信,她都已经让二林写了一盒子了都没有寄过,她说这是给毛主席说说心里话解解闷儿。

  二林告诉玉兰说自己小时候不懂事别让玉兰怪他,还说大林给他来信了,在部队提了干部,过得好着呢。二林告诉玉兰说莲花为家里面出的力太大了,让玉兰可别再亏待了莲花。

  第二天二林丢下了一封信说自己去当兵了,莲花看到了之后告诉了玉兰,玉兰听后赶紧跑到兵站去找二林。二林临走的时候告诉玉兰说自己当兵了省下的学费要让莲花上学,还说自己会经常给家里面写信的。玉兰回家之后告诉莲花说有二林这句话一定要让莲花上学,要让莲花记者二林的好!

  玉兰在街上帮人家拉车赚钱,那些好心人看玉兰挺个大肚子挺不容易的都多给玉兰一些钱,还给了玉兰几个馒头吃。晚上回家之后老四告诉玉兰说自己有个朋友在咸阳要结婚,想让自己去帮两天忙,三天就回来。玉兰晚上看到老四身上的水肿告诉老四说以后早上晚上必须在家里面吃饭。

  第二天白老四还是没有吃早上饭就去了咸阳,玉兰还是在大街上帮人家拉车赚钱,玉兰在给人家拉车的时候发现是老四。老四看见了玉兰之后说玉兰不要命了,打开了自己的脸,玉兰安慰老四说她自己比老四小二十呢,正是出力的时候,现在孩子们都小,等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就该过好日子了,让老四跟着她一起好好地熬过去。

  玉兰跟老四分吃了一块馒头之后说想跟老四一起送货去,老四说不行,自己这一去要好几天,让玉兰在家里好好带孩子,还不让玉兰再拉车了。玉兰回家的时候看见吕盛家的俩孩子再抢长安卖风箱的钱,随后她带着长安去找吕盛算账。

  玉兰去了之后看见有警察在吕盛家里面,吕盛因为偷了人家的东西被警察带走了,玉兰看到了之后说他们也不容易,就拉着长安走了,让长安离那俩孩子远点。玉兰在家里挺着个大肚子像是要生了,她自己在厨房里把孩子生了下来,又生了一个女儿。

  玉兰的娘跟她爹过来看玉兰,郝仁义跟小孩子起名字叫牡丹,他告诉玉兰说跟他娘商量把东京接回他们家替玉兰养着,也好减轻玉兰家的压力。老四听后也同意了,玉兰让东京把东西收拾一下去他老娘家里面过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郝仁义走的时候又偷偷给了玉兰二百斤的粮票,玉兰高兴地不行,让老四第二天去黑市给卖了,正好够买缝纫机的钱。玉兰去大街卖粮票的时候莲花为了给玉兰放风碰破了腿。东京在他姥姥家住的时候西珍跟玉兰的娘吵了起来。

  玉兰攒够了买缝纫机的钱,说自己现在活都联系好了,要是干得好的话一个月能挣一百多块钱了,她问了孩子们都想要点什么,还说等过年的时候一人给做一身新衣服,一家人都为即将到来的好日子高兴得不行。

  晚上下起了雨,玉兰家的屋子都漏起了雨,一家人没有办法抱着被子睡进了厨房,在一间小屋子里大家也高兴得不行。第二天梁大爷看了玉兰她们住的房子之后说把他们家的房子修修,上次自己刚刚进了一批做风箱的木料,再买一些泥灰和瓦片就可以把房子修好,也花不了多少钱,就这样梁大爷帮着他们修起了房子。

  玉兰准备买缝纫机的五十块钱全部用在了修房子上面。玉兰告诉张主任说让她把缝纫机给自己留着,张文清给玉兰说了一个在家里面拆棉纱的活,玉兰高兴地不行。玉兰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东京,东京告诉玉兰说自己想回家住,玉兰说不行,不去接他不让他回来,玉兰心里面也不是个滋味。

  玉兰的小儿子西京生起了病哭得厉害,玉兰跟老四跟梁大爷借了钱把孩子送到医院的时候孩子没有救过来。玉兰在家里面伤心的不行,白老四的情绪也十分的低落,郝仁义过来安慰玉兰想开一点。玉兰说西京现在没有了,要不然让东京回来吧,郝仁义说那行吧,他回去劝劝玉兰她娘。

  东京心里面一直生者玉兰的气,孩子说话也结巴了,哭了起来,郝仁义哄东京睡了觉之后决定把孩子给玉兰送回去。郝仁义告诉玉兰说东京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结巴了,玉兰说没事的,他们家的孩子没有那么金贵。随后玉兰去看了东京,东京真的结巴了,玉兰一看急了,打起了东京,她说这可不行,要是东京真的结巴了可就不行了,她决定把东京带回家到医院里面去看看。

  玉兰带着东京去了医院之后大夫说结巴不是病呀,没有办法治,再说也没有药可以吃。大夫又仔细看了之后说是心里面的问题,说是精神病,玉兰的爹听了之后生气的拉着东京回家了。大夫嘱咐玉兰说不能跟孩子着急,或许长大了之后就好了。

  老四在家里面告诉玉兰说自己累了,不想活了,这日子过得太不容易了,玉兰安慰老四说这人活着就是不容易,要是容易了不就是跟猪一样了吗,到头来还是要被杀了吃肉。玉兰坐在院子里又想起了二奶奶曾经给她说过的话,只要能吃苦受罪,好日子就一定能过上。

  玉兰晚上叫起了莲花,她又让莲花替自己给毛主席写信说心里话了,她说自己一定能或上好日子。给毛主席写信说心里话成了玉兰在困难时候坚强生活下去的唯一精神寄托。(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东京因为说话结巴在学校经常受同学们的欺负,槐花也生了东京的气。梁大爷买了一块上好的木料做风箱,花了五十块钱,他心里面高兴得不行,把木料搬进了屋子里面,但是放不下还处在了外面一半。第二天他去集市上的时候看见跟自己买的一摸一样的木料才二三十块钱,他心里面生气的不行。

  梁大爷回去了之后找了卖给他木料的的老宁,他说这才两天自己就赔了二十多块钱,但是老宁媳妇说那是行情的事,跟自己没有关系,梁大爷吃了个哑巴亏回到了家里面。他心里面窝火的不行看着自己买来的木料又范起了旧病,玉兰给他请来了大夫之后那大夫说他的旧病自己也去不了根,让他去大医院看看吧。

  玉兰劝梁大爷想开点,自己把身体养得好好的有多少个二十块钱争不过来呀,随后她让梁大爷好好休息,自己说他去处理木头的事情。玉兰找到了老宁,老宁知道了之后说自己知道这事情了,决定退给梁大爷十块钱,玉兰说自己再贴十块钱让老宁把木头给退了,老宁答应了。

  梁大爷告诉长安说他的身体怕是快不行了,想让长安跟着他搬走,说这么多年来给玉兰家添了多少麻烦,等长安长大了有本事了要好好报答人家。梁大爷说自己要是死在这房子里多不吉利,再租给别人可就难了,他让长安先别上学了,去城墙那边看看有没有空墙洞没有,以后他们就住空墙洞了。

  长安在学校告诉莲花说自己就要跟着爷爷搬走了,梁大爷在家里面也给玉兰跟老四说了自己要搬走的事情,还准备再给玉兰一些房租,玉兰没有要。长安跟玉兰还有老四莲花到了别之后就跟梁老汉走了,玉兰心里面又难受了起来,老四让玉兰别想了,要是自己不在家这房子不许轻易许出去,要找个好主。

  莲花在学校问老师长安为什么没有去上学,老师告诉莲花说长安请假了,他爷爷生病了。莲花回去了之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玉兰跟老四,玉兰晚上躺在床上想了之后说不对劲,他担心长安跟梁大爷,总感觉不对劲儿,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要去看看他们爷俩儿。

  玉兰在集市上打听到了梁大爷的下落,知道了他们爷俩住在了城墙洞子里,玉兰找到了梁大爷跟长安之后看到梁大爷病重赶紧把梁大爷送进了医院。玉兰给老四说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把梁大爷的病治好,张文清也知道了这件事去民政局申请了补助,说是梁大爷治病得钱政府拿了。

  这时候大夫叫玉兰进入到病房里说病人快不行了,有话要对她说,梁大爷临走的时候托付玉兰要好好照顾长安,玉兰答应了,说长安以后就是自己的亲儿子。梁大爷去世了之后玉兰告诉老四说长安要跟着他们住了,老四没有办法答应了。玉兰把长安街回了家,还要供长安继续上。(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安被玉兰继续供着张学,东京还是结巴,他给玉兰说班里开家长会,桃花也要开家长会,玉兰让东京叫姥姥或者老爷去开。东京听后生气地跑了,玉兰带着其他的四个孩子回家了,第二天莲花告诉玉兰说长安没有去上学,玉兰听后赶紧去找长安。

  玉兰找到天黑也没有找到长安,她说回家里吃口饭再接着找长安。莲花站在家门口等长安,这时候长安回来了,莲花问长安一天都去哪了,她妈都急死了,长安回家了之后玉兰让长安赶紧吃饭,要是再敢逃学就剥了他的皮。

  玉兰问长安一天都上哪去了,长安说就是觉得闷出来转了转,玉兰让长安要学好,要是不学好他爷爷该多伤心呀。第二天上学的时候长安还说要先上个厕所,莲花不让,长安跟着莲花去上了学。长安在学校偷偷地翻墙跑出来了,上课的时候莲花见长安又跑了。

  玉兰知道了之后决定不找长安了,白吃饭还不上学,这孩子太不懂事了。莲花说长安肯定是有事,要不然长安怎么就会平白无故的逃学呢。长安在帮人家拉车赚钱,玉兰找到了长安,她气得要打长安,说长安不懂事,以后不让长安干这个了。长安说别让他上学了,他不能白吃家里的饭,要干活赚钱,他把赚来的钱给了玉兰,要是玉兰不要自己就走。

  莲花还是想让长安上学,老四来到长安的屋子里,他问长安真的不想上了。长安说自己真的不上了,他爷爷死了自己还有个家,不上了,老四听后说长安镇的懂事了,他给长安讲了自己刚来西安的事情,说自己跟玉兰也不容易,给长安一张床一口饭吃已经顶到天了,其他的要靠长安自己的双手了。

  玉兰把长安送到了一个木匠郭师傅那里学手艺,学徒三年一天只管两顿饭,晚上回家里面睡觉。晚上长安躺在屋子里莲花去给长安送东西吃,她问长安干活累不累,长安说自己名咋就那么苦。就这样长安天天当着学徒,长安想下料,这样可以赚点钱,他说这活他也能干这活。郭师傅知道了之后打了长安,他知道长安这孩子也不容易,住在别人家,就给了长安五块钱。

  长安回去把钱给了玉兰,玉兰刚好攒够了买缝纫机的钱,玉兰说这钱她给长安存着,等给长安娶媳妇。长安一定要玉兰收下,等家里面日子好过了他就不给玉兰了,玉兰没有办法只好收下了。玉兰跟老四买回了缝纫社的旧缝纫机,玉兰高兴得不行,把家里的旧衣服全都给补了。长安送给了莲花一枝钢笔,把莲花高兴得不行。

  张文清找到玉兰说她不在的时候张俊媳妇交了五块钱把缝纫机给定下来了,玉兰听后不答应了,她说自己早就说了,现在这五十块钱一分不差的全都交上去了,不能给张俊媳妇。张文清听后说再去找张俊媳妇说道说道。(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莲花在西珍家帮西珍看孩子,还要做饭,玉兰他娘过来西珍屋子里看莲花,她说莲花是个可怜的孩子,还让莲花晚上到他们屋子里吃羊肉。溪镇下班回家之后训斥莲花说她洗的衣服不干净,还让莲花把他们家的床单一个星期洗一次,莲花说知道了。

  玉兰领了工资之后让莲花回家吃饭,莲花说自己不回家吃饭,不吃玉兰做的饭。玉兰在副食品店捡着最脏最累的活干,就这样副食品店的正式工还经常挤兑玉兰,玉兰也是分的生气。老四让玉兰去看看莲花,玉兰说自己要上班,老四说玉兰不去自己第二天去看莲花。

  莲花在干活的闲暇之余偷偷看看书,西珍家家里面也是十分的挑剔,说的话也十分的尖酸刻薄,还说莲花不安好心,来这里是看孩子了还是来读书了。西珍正骂着莲花的时候看见老四在他们家门口全都听见了,槐花连西珍家的屋门都没有进就跑了。老四呗金玉让进屋子之后问莲花在他们家干得怎么样,西珍说莲花干得挺好好的,还让金玉给老四拿了五块钱,说是一码事归一码。

  老四说想带着莲花出去转转,随后又叫上了东京,老四拉着俩孩子去大街吃羊肉泡馍。莲花吃完东西会西珍家之后金玉给了莲花五块钱,莲花没有要,有放在了桌子上,槐花知道自己姐姐在西珍家也不好过,就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学,学出个样子来。

  玉兰上了一天班之后回家让槐花去做饭,槐花说自己不做,还跟玉兰吵了起来。老死回家之后无精打采的,他告诉玉兰说不让玉兰要这工作了,让莲花回来行不,他说莲花在西珍家受气,他们这当爹娘的怎么能忍受自己闺女在别人家受那份气,他想让莲花回来。

  老四第二天去告诉莲花说让莲花回家里面住,还让莲花上学,让莲花干好最后一天,莲花听后高兴得不行。玉兰第二天去店里之后想给店长说自己准备辞职,她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店长告诉玉兰说她可以转正了,上面的名额批下来了,店长告诉玉兰说她命真好。玉兰听后也没有说出自己辞职的事情,赶紧干活了。

  老四知道玉兰转正了之后心里面又不高兴起来,莲花这下子又回不来了,老四告诉了玉兰之后玉兰有感叹了起来说她这个母亲当得太不够格了。她决定第二天去找莲花好好说说,老四说还是自己去给莲花说吧。

  第二天老四告诉莲花说恐怕她还要在这里住些日子,她说玉兰现在要转正,有了铁饭碗,莲花不让老四再说了,还说以后再也不认玉兰了。玉兰下班回家之后老四告诉她说自己不想活了,自己一个大男人连老婆孩子都惹不起,玉兰说老四净胡说,要老四跟她一起吃苦受罪拉扯孩子准备将来过好日子。

  时间到了一九六三年,玉兰家用了电灯,也装上了大喇叭听广播,玉兰一家人都高兴得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郝仁义在家里面做了几个菜请张俊过来吃饭,张俊过来的时候郝仁义说自己这么多年来西安是头一回做河南菜,让张俊给他好好品品。张俊尝了之后说感觉不像是河南菜,跟他做的西安小吃的味道差不多,郝仁义听后说这菜谱工序火候都是一样的,他生气了起来,不让张俊吃了,他说这么多年张俊吃着他的喝着他的,到头来还往自己心里面捅了一刀。

  玉兰他娘让玉兰过来看看他爹,郝仁义躺在床上生着气,还说以后有钱了就别让玉兰给自己开豫盛大酒楼了,自己不会做河南菜了。玉兰听后安慰郝仁义说肯定是张俊这么多年吃粗糠腌菜嘴上功夫不行了,肯定吃不出好菜了,以后还要给他开豫盛酒楼,郝仁义听后觉得一下子豁然开朗,心情也好了许多。

  二林在北京当兵回来家里面探亲,玉兰看见二林之后高兴得不行,老四也高兴得不行,家里面准备了很多的年货,一家人热热闹闹的高兴得不行。文化大革命的浪潮轰轰烈烈的席卷了全国,玉兰也积极地抖了起来,她回家问老四谁是走资派,老四说他们商店里的主任副主任都是走资派。

  这时候有个妇女过来找玉兰说要批斗走资派了,斗的是张文清,玉兰搞不明白为什么就批斗开了张主任,她想去看看张文清。玉兰见了张文清之后发现她失魂落魄的狼狈不堪,张文清告诉玉兰说自己活不了了,不想活了。玉兰安慰张文清说弄错了,要她想开点,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

  长安也长大了,他跟着学手艺的郭师傅要离开西安了,郭师傅让他以后自己好好干,要好好挣钱自己养活自己,千万不能学坏。长安说自己记住了,郭师傅给长安留下了自己的地址,让长安以后有什么事情了就去找自己,随后自己回老家了。

  莲花还是在西珍家里面做着家务,西珍的父亲被揪出来斗了反革命,她心情不好一直挑着莲花的刺儿,不给莲花好脸色看。莲花受了气之后就偷偷地跑到门外面哭,长安过来找莲花说话,莲花说他们俩都没有人管怎么这么可怜呢。玉兰让老四带点东西去看看张文清,这时候他们家来了一大堆人,嚷嚷着要白老四交出藏匿的金条。

  玉兰拿出了毛主席给自己写的信,那活儿嚷嚷着要批斗老四的人一下子慌了神,玉兰用个相框把毛主席写给自己的信表好了之后给张文清送了过去。玉兰看到张文清家里面被弄得不成样子,张文清的爱人也被抓了起来,玉兰随后把信给了玉兰说自己刚才就是毛主席给自己写的信吓走了红卫兵,张文清十分的感谢玉兰。

  槐花没有参加红卫兵,整天的还是去学校学习,又一个男孩子一直偷偷地跟着槐花,槐花回家之后就关上了大门。(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张文清拿着毛主席给玉兰写的信就没有人斗她了,他十分的感谢玉兰。长安因为没有找到工作,回到家之后玉兰想让老四拿点钱把木料买回来让长安在家里面做,老四说现在正闹文革,谁敢在家里面做呀。长安在玉兰屋子里吃过饭之后躺在屋子里想起来了自己的事情,第二天长安去大街上给人家拉车赚钱,回去把自己赚的钱给了玉兰,说是在家里面吃住的钱。

  玉兰把长安给的钱都给长安存了起来,长安十分的感谢玉兰,长安给莲花买了个发卡送了过去,他想让莲花回来家,莲花说自己不会来。老四看见长安去看莲花,他回来告诉玉兰说要是长安跟莲花俩孩子真好上可别让玉兰拦着,他回家给玉兰说想把莲花叫回家。

  老四来接莲花回家,东京知道莲花要回家了之后心里面有点难受,老四告诉东京说他长大了,家里面的日子不比前几年差了,想让东京跟他一起回家。东京说自己不回去,老四拉着莲花回了家,让她别跟玉兰生气。

  莲花回了家之后早早做好了饭,她看见玉兰也不跟玉兰叫妈。长安给人家做一些木匠活赚一点钱,吕盛家的俩孩子看见长安之后还想欺负长安,他们兄弟俩借着文化大革命的幌子还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牡丹在家里面嫌弃长安是外人,多嫌他白吃自己家的饭。

  玉兰回家之后发现长安不在家,她出来去找长安,长安看到玉兰来了之后想跑,玉兰一不小心崴了脚。玉兰问长安为什么不回家,长安说不为啥,就是自己不想回去了,他说自己现在能赚钱了,能自己单过了。玉兰让长安跟她一起回家,长安说自己就是不回去,玉兰让长安跟她先回家,等给他找到住的地方之后让长安再出来单过。

  玉兰去给张文清送东西吃,张文清在屋子里面哭着,玉兰问了之后才知道张文清想跟她爱人离婚,还给玉兰说了原因。玉兰听后说不行,要离也不能现在这时候离婚,再说文清现在还有两个孩子呢。张文清听后说自己不离了,然后玉兰给张文清说想让她帮忙给他们家长安找个住的地方,张文清说不如让长安晚上先住在自己以前的办公室里面吧。

  莲花在家里面不想让长安出来住,长安说是自己想搬出来去外面住的,玉兰对他挺好的。玉兰拉着长安去了文清的办公室,他让长安晚上住在外面,白天的时候还回家里面吃饭,长安说自己不回去吃了,在外边干活没早没晚的就不麻烦玉兰了。

  老四说以前长安在家里面住的时候感觉长安吃的饭心里面还心疼,现在长安走了自己心里面还怪不舒服的,玉兰说以前自己怎么对长安以后还是,就把长安当成自己的亲儿子。

  莲花晚上去长安住的地方找长安,她看长安住的也十分的简陋,她说玉兰心真狠,说着说着自己就哭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躺在场上笑了起来,她说自己以前挺羡慕张文清两口的,原来张主任家的男人偷腥,说着说着玉兰就审问起了老四,让老四出车的时候把两个眼珠子放老实点。玉兰问老四说自己是不是心眼不大好呀,他看见张主任两口子不合的时候心里面还挺高兴的。

  莲花晚上回家的时候玉兰告诉她说以后不能这么晚了去看长安,这半夜三更的别人看见了不好,莲花没有理玉兰自己回屋去了。长安因为住在别人的办公室里面每天早早的就起来出去干活,晚上还要回去的很晚。

  郑光有点喜欢上了槐花,她看见莲花扛着粮食回来就主动帮着莲花把粮食搬回了家里面,他再莲花家里面跟槐花说起了话。槐花说吵死了,自己还要写作业,玉兰要留郑光在家里面吃饭,郑光说自己有事就先走了。玉兰回家之后跟老四说老郑家的二孩子好像看上他们家连花了,玉兰高兴地不行。老四说这要是让长安知道了要伤多少心呢。

  长安干完活了之后吕盛家的孩子吕林带着人想去找长安的事,长安吓跑了他们,吕林说让长安等着。晚上玉兰去给长安送饺子吃,还告诉长安说郑光喜欢上莲花了,说先让他们俩先谈着恋爱。还说让长安好好干活赚点钱,等他长大了就给他找一个好媳妇。

  长安白天在大街上看到了莲花跟郑光在一起,心里面难受了起来,晚上莲花去找长安的时候长安没有给莲花开门。第二天长安去干活的时候有不少人说要跟着长安混,吕方他们根本不行,长安说行,跟着他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他们了。长安带着人准备打吕方跟吕林的时候被莲花看见了。

  莲花问长安说他怎么跟这些小流氓混一起了,她问长安到底是怎么了,她想让长安回家吃饭。长安说自己的事情不要莲花管,他要莲花赶紧回家,说自己还要干活呢。长安整天带着人跟吕盛家的俩孩子带的人打架,长安见了莲花也不理莲花。

  玉兰去学校学校问了老师还想让莲花上学,老师说莲花都很多年没有上课了,学籍都已经不在了。玉兰回家的时候给槐花买了几本毛主席著作,她看见莲花跟郑光在一起说话,就把槐花拉到了一边,说槐花没有眼色,就爱当电灯泡啊。槐花说玉兰心里面怎么就只有她姐。玉兰听后心里面想不会是郑光看上莲花了吧。

  吕方给吕林在打长安的时候长安拿斧子还了手,还砍伤了老吕家的儿子吕方,玉兰去派出所看长安,长安说自己又不是玉兰的儿子,让玉兰别管他。玉兰说长安真的是恨死自己了,待会儿警察找他说话的时候要他先认个错。莲花也去派出所要看长安,她埋怨玉兰说要不是她把长安赶出来,长安就不会进派出所。

  长安去医院看了吕方,老吕家媳妇在那里言语尖酸刻薄的数落着玉兰,玉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问了吕方的伤势,老吕媳妇说这住院可是花了不少钱,光住院费就交了二百呢。玉兰走后去问了大夫,那大夫说吕方受的是皮外伤,缝了针就可以出院了,用不着住院了,第二天就让他们住院。玉兰问了之后拐回去拿走了东西,也不搭理老吕媳妇就回家了。玉兰回家之后说想讹着自己没门。

  玉兰去了吕盛家问吕盛说自己可是知道吕盛家的俩孩子可是偷了不少的四旧,要不自己就去报告了警察局了。吕盛说有话好好说,还说自己当年在逃荒路上还给了玉兰半块馍呢,玉兰给吕盛好言好语的说了一番话之后把长安从派出所弄了出来。

  玉兰让长安跟着他回家去住,她告诉长安说不能让长安学坏了,长安说自己心里面闷得慌,他就想打人。长安不让玉兰再劝他了,他说自己长大了要靠自己活着,玉兰说让长安以后再管不住自己的时候就想想身边关心他的人,玉兰还让长安每天晚上回家吃饭,长安答应了。

  长安晚上在睡觉的时候莲花过来找长安,她说自己都快急死了,长安说自己没有出息,让莲花赶紧走。这时侯玉兰也过来看长安,让莲花赶紧回家,玉兰让长安回去吃饭,长安说自己不回去吃了,还把自己赚的钱交给了玉兰。玉兰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长安,要让长安学会吃苦受罪,才能过上好日子。

  槐花去上学的时候上厕所,吕胜家的孩子吕方跟吕林要偷看,争光赶紧去把他们俩拽了下来,随后打了起来。郑光告诉槐花说以后他就保护槐花,没有人敢欺负她,槐花给郑光说了自己为什么要好好学习。郑光告诉槐花说他们俩好吧,槐花说自己要读书,要走出锦华巷,不让郑光对她那么好,不让郑光去找她了。

  长安找到了莲花,他给莲花说以后自己不在家里面吃住了,他长大了要自己养活自己,他给莲花保证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学坏了,不会让莲花伤心了。一九六八年,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展开了,东京找到槐花说不让她受到别人的动员上山下乡。

  莲花在家里面帮老四拉车送货,老四不让莲花在恨玉兰,张文清给街道的居民开会说要号召大家积极响应知识青年的贫下中农再教育,要让适龄青年上山下乡。玉兰回家跟老四商量想让莲花下乡,这街道上有指标,他们家不是莲花就是东京,东京留在城里好找工作。老四听后说莲花命太苦了,玉兰说那就在家里面开个会商量商量。

  玉兰叫来了一家人,玉兰的爹娘也过来了,她告诉大家说现在家里面要有一个人上山下乡,玉兰他娘说东京不能下。莲花说不就是想让自己去吗,东京说让莲花留下来,莲花早就不上学了,算不上是知识青年。莲花说自己下巴,这也正是玉兰的意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在屋子里问老四到底让谁下乡,不管让谁下自己里外都不是人,老四在家里面气的吃不下饭,莲花劝他吃饭,说自己下乡,不让东京下。莲花拿着包说自己去报名去,老四蹲在了门口,玉兰还在屋子里说谁家不是闺女去下乡呀,哪有儿子去的。老四生气的给玉兰说怎么她就非要跟莲花过不去呢。

  莲花报了名之后长安过来找莲花,他说自己替莲花去下乡,莲花说长安的户口不在他们家,没有办法替。长安给莲花说自己从小就看着莲花受苦,但是总帮不上莲花的忙,莲花说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东京去学校告诉老师说自己要去下乡,把他姐姐换过来,但是老师不答应,东京一怒之下咬烂了手指写了决心书,学校里的学生一下子就把东京当成了他们的榜样,还要东京去广播站讲话。

  玉兰去办事处找了张文清,问张文清他们家不下乡行不行,张主任说他们家俩孩子让他们家走一个已经是尽了很大的努力了。这时候有一大堆红卫兵敲锣打鼓的来到了玉兰家,嚷嚷着像白东京学习,向白东京致敬,玉兰还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

  东京的结巴也好了,他站在大街上给大家演讲,讲的热血激昂,玉兰看了之后不知道东京是怎么了。玉兰知道了东京也下乡了之后找到张主任,张主任夸东京做得好,开了个好头,玉兰要张文清把莲花留下来,说他们家不能一下子走俩呀,张文清答应了。

  玉兰告诉莲花说她不用下乡了,莲花说这也不是她的功劳,是东京替了自己,玉兰家因为东京受到了大家的学习,领导专门去了玉兰家表扬他们的功劳。还要有记着去他们家采访,玉兰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高兴得不行。

  东京走了之后玉兰跟老四在家里面心里面也不是个滋味,玉兰给老四说觉得东京不像是他的儿子,自己就不认识东京了。

  时间到了一九七二年,槐花高中毕了业,她问老师自己要去干什么呢,老师告诉槐花说现在有一批招工指标就要下来了。槐花说自己不想当工人,老师告诉槐花说大学肯定是还会办的,让槐花回去之后再把高中学一遍,还让槐花来找自己拿一套新的课本,让槐花把英语学好,将来一定有用。槐花说自己记住了,一定会努力的。

  郑光问槐花毕业了准备干什么,槐花说自己在家里待业,郑光给槐花说他爸的供销社正找人呢,问槐花去不去。槐花说自己不去,自己不想当工人。长安因为不好找工作去找了玉兰,他一见玉兰就哭了起来,他说自己怎么老觉得自己管不住自己,没事干的时候心里就发慌。玉兰说自己再想想办法,她交代长安说千万别学坏了。

  玉兰晚上回家的时候跟老四商量说要给长安找个活干,不能让长安学坏,老四说要是玉兰真的害怕长安学坏就把他叫到家里面住,玉兰还害怕长安跟莲花好上不答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晚上找到长安说自己给他找了份工作,让他去石料厂砸石头,一天赚五毛钱,让长安先干着,等以后有了好工作在给长安找。老四下班了之后玉兰告诉他说家里面有了个招工的指标,是街道上下发的,问老四该给谁好,老四听后想也没有想说给莲花。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四说了这件事情,槐花说工作的事让她姐去吧,她不争,莲花也没有理玉兰。张主任给大家开会分配工作的时候玉兰给张主任说能不能给长安安排一个工作,张主任说要不让玉兰给他抓个阄把。玉兰求张主任给玉兰一个指标,张主任说服了大家之后答应了玉兰给长安一个工作的指标。

  长安挑了一个家具厂的工作,他说去了家具厂正好能发挥自己的手艺,以后好有机会往上面爬。莲花回家之后告诉玉兰说自己挑了咸阳棉纺厂,玉兰听后气得不行,说那么多的场子怎么莲花就挑了个外地的。她生气的告诉玉兰说走吧走了就别回来,玉兰骂着莲花,长安劝玉兰别生气了。老四让长安家里的事情就别管了,收拾收拾明天去报道。

  长安问莲花为什么非要去咸阳,他们俩以后就离得远了,就不能经常见面了,长安还准备往下说的时候莲花没有让他说,自己去买肥皂了。玉兰也在家里面哭着,她说自己养大一个孩子就走一个,她这妈当得太窝心了。

  莲花整好东西要走的时候老四让莲花照顾好自己,莲花说以后每月发的工资都往家里面寄点,让老四不用再那么辛苦的拉车了。老四问莲花说既然她那么心疼她爸怎么非要走呢,莲花没有说,自己出门去坐车了。老四拿着玉兰给莲花买的衣服给莲花送到了车站,槐花送莲花上了开往咸阳的汽车。

  长安在车快开的时候来找莲花,她给莲花送了一个自己亲手雕刻的莲花,还让莲花在那等着自己去看她。槐花看着莲花的车开走了之后发誓不能去上班,要好好读书等着将来考大学。槐花在家里面坚持着读书学习,郑光过来找槐花说自己参军了,第二天就走,今天过来是专门给槐花到别的,她说自己去部队会好好干的,等有机会了就接槐花过去,还说自己喜欢槐花。槐花让郑光不要再说了,赶紧走吧,郑光临走的时候告诉槐花说自己去了部队一定会好好干的,让槐花等着他。

  郑光走的时候槐花来送郑光,还给了郑光一支钢笔,让郑光好好干,郑光高兴得不行,说自己一定会好好干的。郑光的母亲找到玉兰说槐花跟他们家孩子好上了,玉兰回家了之后问槐花是怎么回事,可别让槐花晃了郑光。槐花说自己根本就没有答应郑光什么,别让槐花乱说。

  长安在厂里上班的时候有个叫小小的姑娘找到长安,她说长安文章写得好,还说下了班之后让长安去广播站,自己送给他一本稿纸。长安下班之后告诉厂里的老师傅说厂子里的轻工比武自己也想参加。(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安参加了红旗家具厂的轻工比武比赛,第一组比赛是长安跟方军翔的,长安熟练的看好了料之后就拿着工具就做了起来。厂里面的领导跟老师傅都看着长安做了起来,长安干好了之后大家全都鼓起了掌。梁长安在轻工比武大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厂里的领导给长安搬了奖。

  魏师傅带的那个徒弟方军翔是家具厂方厂长的儿子,方厂长说了魏师傅一番,长安回家之后告诉玉兰说魏师傅现在都不理他了,还要求换徒弟。玉兰让长安别怕事,好好干,玉兰说着天大的事跟玉兰一说心里面就舒服多了。长安还问了莲花的情况,玉兰说都走了这么多天了也没有一点消息。

  方军翔在厂里面也经常地挤兑长安,长安心里面也不好受,江小小在厂里一直跟长安亲近,还跟长安一起吃饭,长安一直对江小小爱理不理的。干活的工友们都说长安真行呀,厂里的长花都看上他了,长安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让大家瞎说。魏师傅让长安以后跟着他下料。魏师傅告诉长安说江小小的爸爸是轻工局的局长,想让长安跟江小小说说让他师母转正。

  长安说自己跟江小小没有关系呀,魏师傅说就当是替自己传个话。长安去了广播室找江小小,他告诉江小小说自己有点事,小小让他快说心里面芳心乱跳。小小说自己再张文清那里知道了长安的好多事情,长安就是自己心里面的那个小说里的主人公。长安听后一下子慌了神,他说自己来就是帮他师傅来问问师母转正的事情,小小听后说自己会帮忙的,长安临走的时候告诉小小说以后别再场子里面那么大声的叫他,害怕影响不好。江小小自言自语地说自己已经爱上梁长安了。

  魏师傅找到长安说谢谢他,要是长安真的能娶到江局长的千金那就等着飞黄腾达吧。长安下班的时候小小想约长安星期天一起去张文清家里面看书,长安拒绝了她,说自己星期天要去咸阳看他女朋友。小小听了之后不说话了。

  长安去咸阳看莲花,莲花看到长安之后高兴得不行,她跟着长安一起去公园里面说话。长安走的时候莲花拉着她的手哭了起来,长安坐上车心里面难受了起来。

  长安在厂子里受到了自己的包裹,是莲花给长安织的毛衣,他高兴地不行。小小也给长安织了见毛衣,长安没有接受又给小小挂在了门口。小小找到长安问长安为什么不肯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她的爱情,长安说自己已经有了一件了,他不能要,小小听后哭着走了。

  小小在下班的时候告诉长安说自己要掉走了,并且还答应了方军翔,她说长安会后悔的。二林往家里面寄信说自己专业了要留在北京,还找了个北京姑娘,要玉兰跟老四一起去北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跟老四去了北京,要长安回家里面去住,照看好槐花跟牡丹。玉兰跟老四都是第一次坐火车,两个人都高兴得不行。到了北京之后二林开着单位领导的小汽车去接父母,老四跟玉兰都坐不惯小汽车,非要下来走走。二林带着他们老两口看了天安门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玉兰还非要去看看毛主席住的地方。

  二林带着玉兰去了毛主席住的中南海的门外,玉兰对着毛主席住的地方说起了话,她心里面激动得不行。玉兰跟老四问了亲家的事情,二林说刚给家里面寄了信之后人家父母不同意了,嫌弃他是河南人,说河南人穷。老四跟玉兰听后心里面不舒服,二林说那女孩是答应,正跟父母闹着别扭呢。

  玉兰让二林约了人家父母出来,要跟人家好好说说。那女方的父母过来之后看见二林的父母也在,就想走,老四告诉他们说二林不是河南人,是西安人。玉兰听了之后说起了话,不让二林求他们家人,玉兰生气的说了那女孩的父母一番,那女孩的父母听后走了,二林赶紧去追。

  二林回来之后玉兰说对不起二林了,二林听后说玉兰说的对,这婚他不结了。玉兰听后说这才是她亲儿子,要二林带他们在北京城里面好好逛逛。第二天二林的对象爱华也过来了,她是受她爸爸的意思来专门给玉兰和老四赔不是的,还说让他们俩去家里做客。玉兰听后高兴得不行,让二林带他赶紧去买件新衣服。

  长安又去看莲花,还给莲花买了件围巾,二林告诉莲花说自己在厂里说莲花是他女朋友。长安抱住莲花说自己喜欢莲花,再也不把莲花放开了,莲花说要是玉兰不同意怎么办,她自己早就看出来了。长安问莲花说要是玉兰真的不愿意怎么办,莲花说就算是她妈不愿意自己也跟着长安。长安说可不能这样做,要不然就把玉兰给伤着了,莲花抱着长安说自己一定要嫁给他。

  长安让郑光的妈妈去给玉兰说说自己跟莲花的事情,玉兰跟郑大婶进屋说起了话,长安蹲在门口等着消息。玉兰听了长安要娶莲花的事情之后叹了口气说长安还是说了,她说长安跟莲花这一对苦孩子要是在一起该怎么办呀。

  长安在门外听见了之后跑进了屋里给玉兰跪下说求玉兰成全他跟莲花的事情,要是没有了莲花自己就不活了,他会对莲花好一辈子的。玉兰答应了莲花跟长安的亲事。

  时间到了一九七五年,张主任来找玉兰说东京在救火的时候受了伤,在县里医院正接受治疗呢。玉兰和老四跟着张文清去看了东京,东京正在接受很多人采访,玉兰跟老四说东京真是个傻孩子,东京现在是一腔的热血好像被洗了脑一样一切都是为了革命利益。

  快过中秋节的时候老四想借老郑家的自行车去咸阳吧莲花接回来,老郑答应把车子借给老四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四不会骑自行车,推个自行车都推不好,他推着老郑的自行车出了城之后一路上歪歪扭扭的走着,下坡的时候他一撒手把老郑的自行车给摔在了地上摔坏了,脚撑子掉了下来。老四又花了五毛钱修好了车子,他问了修车的师傅怎么骑这车子,修车的师傅说他也不容易,自己给他扶着,骑着骑着就走了。

  老四骑上了自行车去接莲花,他已经走了好几十里的路了。老郑家两口俩来看看老四回来了没有,玉兰说老四今天不回来了,他心疼老四,让老四在西安住一晚上,第二天跟莲花一起回来。长安晚上回家的玉兰告诉他说老四去接莲花了,现在还没有回来,自己十分的担心,长安说要是他们今天晚上不会来第二天早上就去路上接他们。

  莲花晚上看到老四过来找她,知道父亲没有吃饭,就带着老四去小吃店里面吃了一碗凉皮。老四吃完东西之后让莲花把自行车先推回宿舍,第二天要她请假跟自己回家过中秋。

  莲花回到宿舍之后想了想老四没有地方住,她在汽车站里面找到了老四,她跟老四说了自己的委屈。从小莲花就害怕家里面有个风吹草动的不让自己上学,但是到最后还是不让自己上学,她说自己的名就是太不好,在家里面又不是老大,什么事情都让自己摊上了。随后莲花有给老四说了自己当初是怎么在自己舅妈家过日子的,过得十分的艰难,莲花说着说着就哭得不行。

  老四听后心里面也不好受,他说自己这样的人就不配当爹,他让莲花不要怨玉兰,玉兰跟了他之后就没有过上过好日子,他说家里面的孩子都是玉兰一手拉扯大的,东京也不认玉兰这个妈。要是莲花现在再不认玉兰那她就没有办法活了,其实玉兰当年去偷偷看过莲花好多回,去了就躲的远远地,自己抹抹眼泪就走了。老四嘱咐莲花说谁都可以不理玉兰这个妈,要是她再不理玉兰可就把玉兰的心给伤透了。

  第二天老四带着玉兰回了家,玉兰还说老四真能,还真是学会了骑自行车。老四告诉玉兰说老郑家自行车让他给摔坏了,磕破了一点漆,玉兰看了之后拿了和墨汁把那掉了漆的地方给抹上了,随后又拿了包子给老郑家送了过去。

  玉兰买了点东西让槐花给人家老郑家送过去,说是还礼,有来有往,要不让人家笑话。槐花说自己没有跟郑光好,自己又没有答应过,玉兰听后说要是她没有跟郑光好就去跟人家说清楚,别老吊着人家。槐花听后也没有说话,拿着月饼去给郑光家送了。

  莲花跟玉兰在家里面包饺子,包着包着自己就哭了起来,她已经原谅了玉兰,玉兰也抱着莲花哭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四跟长安回家了之后听见莲花跟玉兰娘俩在屋子里哭,老四告诉长安说先在外面等着,让他们哭一会儿再进去。槐花去给老郑家送东西的时候老郑媳妇给了槐花一块手表,他出来的时候看见了张文清,张文清告诉槐花说现在要推荐工农兵上大学,他们巷子里有两个名额,还说自己准备推荐槐花,槐花听后高兴得不行。

  槐花回家之后告诉玉兰说要推荐上大学了,他们锦华巷有两个名额。老四听后说这可轮不上他们家,玉兰听后说去找张主任帮槐花争取一下,槐花说找张主任才多大点官呀,她说自己一定要上大学。

  玉兰带着槐花找到了张文清,张文清说她自己会努力推荐槐花的,但是到了后来自己就做不了主了,要区里面决定。槐花回了家之后告诉玉兰说自己才不愿意跟郑光当随军家属,这个大学自己一定要上。老四跟玉兰商量说不管怎么说要先把槐花从锦华巷里面推荐上,到了上面之后他们就管不了了。

  老四跟玉兰说就在锦华巷里面挨家挨户的串吧,让街坊邻居都投上他们家槐花一票,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槐花被锦华巷里面给推荐上了,但是槐花也高兴不起来,说一关一关还早着呢,随后槐花一个人出来了,槐花找到了张主任,他问张主任上大学这件事情到底谁说了算,自己要怎么去找。

  槐花回家让玉兰跟老四去给胡主任家里面送送礼,她说自己上不了大学就不活了,老四让槐花先去睡觉,自己在跟玉兰商量商量。老四告诉玉兰说就送送礼吧,玉兰说她可是不去,自己拉不下这脸。老四让玉兰去买两条好烟跟好酒,自己带着槐花去送礼。

  老四晚上拿着东西带着槐花去给胡主任家,老四犹豫不决的下了决心敲了敲门,胡主任的媳妇开了门之后说认识不认识就往家里面塞东西,也不看看拿的是什么东西,随后就关上了门,说胡主任不在家。槐花看见了之后哭着跑走了,她告诉自己说就是死也要上大学。第二天槐花要去找胡主任,看门的不让槐花进去,胡主任出来看到了白槐花之后起了色心,让白槐花进去说。

  胡主任告诉槐花说要不晚上去新华宾馆找他汇报一下自己的情况,随后胡主任告诉了槐花见面的时间和房间,槐花下了决心自己一定要上大学。

  槐花回家之后告诉玉兰说她自己受够了这样的日子,自己一定要上大学,她说玉兰跟老四过的就不像是人一样的日子,人活着应该想着另外一些事情。玉兰听后说槐花说的话自己听不懂,槐花告诉玉兰说为了过上那样的日子自己什么都可以做。

  槐花晚上去了新华宾馆,她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但是还是敲响了胡主任的门,胡主任让槐花进去,看了看没有人之后就关上了门。(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事后胡主任说符合条件的太多了,槐花听见了之后告诉胡主任说自己去房间的时候已经登记过了,说明胡主任已经和她有关系了,自己可以去找他老婆和区政府,自己要让全西安人都知道,要让他当不成这个官。她说自己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要是自己上不了大学就去死,自己连死都不害怕还害怕什么,说完之后槐花就走了。

  张文清让槐花去她那里取录取通知书,槐花知道了之后大声的哭了起来,老郑家的父母也过来祝贺槐花上了大学,他们还给玉兰送了些钱,玉兰自己死活不要。老郑家两口子走的时候玉兰告诉老四说要是槐花一走她和郑光的事情就悬了。

  槐花站在城楼上看着自己生活过的地方,她告诉莲花说,她说自己不属于这个地方,等她在外面赚了钱就把他们全都接到外面,自己出来了以后就再也不回来了。玉兰跟老四在家里面等着不见俩孩子过来吃饭,玉兰说槐花这一上大学就不会再回来了,又有一个孩子不认他们了,说着自己关着门回了屋里。

  槐花去上了大学,老四跟玉兰给长安和莲花举办了婚礼,锦华巷的街坊邻居都过来喝喜酒,玉兰跟告诉他们说他们俩都不容易,以后要好好的过日子。玉兰还给莲花准备齐了三大件,她说莲花从小吃得苦最多,自己能给莲花的也就这么多了,以后的全靠他们俩自己吧。

  玉兰晚上把长安跟莲花的存折给了他们,说是这都是他们给自己的钱然后存起来了,长安跟莲花躺在结婚的床上都觉得十分幸福也很满足。第二天早上玉兰上班的时候长安在门口给玉兰叫了声妈,玉兰高兴地不行。

  玉兰在上班的时候玉兰她娘过来找玉兰又哭又闹的说东京给家里寄信说在农村找了个农村的媳妇,还准备结婚了,她告诉玉兰说要玉兰赶紧把东京接回来,要不然东京就要变成农村人了。玉兰去问了回城的吕方得知东京真的在农村找了书记的女儿,并且已经生米煮承受饭了。

  老四跟玉兰还有玉兰的爹娘一起去东京下乡的农村看看东京是怎么回事,玉兰跟老四他们见了东京找的那个媳妇翠花,还见了翠花的父母。翠花的父母让玉兰她们上了拖拉机,带着他们去了村里,东京说自己现在是副书记了。

  玉兰问东京是不是真要跟那个闺女好,他们都想让东京回城里,东京说自己不回城,要在农村干一辈子。老四生气的说这个事不行,家里面就剩下东京一个儿子了,必须让东京回去。这时候有个人来告诉东京说机井出事了,东京听后赶紧跑了出去,说自己是突击队长,必须要去。玉兰说只要东京没有对翠花干什么坏事就好,等东京回来大家就轮着跟东京闹,必须把东京弄回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翠花过来找玉兰说话,玉兰问她都给东京干什么了没有,翠花说也没有干什么,就是跟东京一起干活,一起在窝棚里看棉花,翠花说完之后说自己去机井那里看看东京,自己不放心。玉兰说这回东京怕是真给翠花发生关系了,那翠花看上去明明像是有了,郝仁义听后说去找东京问问清楚。

  玉兰问明白了东京跟翠花发生了关系之后说没有办法这事情也只好认了吧,让东京跟翠花结婚,让老四第二天跟着她去把亲家人了吧。村里面给东京和翠花举办了婚礼,玉兰和老四跟翠花的家人还一起照了一张全家福。

  玉兰跟老四回到家之后老四说自己觉得太累了,要去睡一会儿,牡丹给玉兰到了一杯水。玉兰打开了广播之后听到了毛主席去世的消息,玉兰听后不相信毛主席会死,他接受不了这个消息。老四出来了之后说天塌了,玉兰伤心的哭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老四跟玉兰的日子好过了,老四回家之后告诉玉兰说自己不拉车了,自己的车刚拉到运输公司门口自己的车就散架了,她说这估计是天意,自己把车卖到了废品收购站,卖了五块钱。玉兰听后说就让老四在家里面好好的歇着吧,以后别干活了。

  老四躺在床上问玉兰说嫁给自己是不是后悔了,玉兰说自己刚进他们家们的时候心里面确实不好受,可是到了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就不这么想了。这人都是有感情的,要是没有感情时间长了也就有了感情,再说都生了那么多的孩子,就是因为孩子也要跟他好好过。老四听着听着就躺在玉兰怀里睡着了。

  过年的时候二林带着爱华回家来过年了,还带回了自己的儿子,老四跟玉兰都高兴得不行。郑光也在部队转业回来当上了单位的保卫科长,他给玉兰家送了些年货,玉兰问了郑光跟槐花的事情,她说槐花上大学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让郑光再想想。郑光说自己就是喜欢槐花,他现在正在努力着,自己愿意等着槐花,不管槐花愿意不愿意。

  过年的时候玉兰一家老小团团圆圆的在家里面过年,老四给孩子们发过钱之后高兴的哭了起来,他说自己是三岁就从河南逃荒来到西安,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大家子人,他跟玉兰苦了一辈子手里面就没见过这么多的钱。玉兰让老四高高兴兴的跟大家一起吃饭,老四跟家人吃饭的时候非要等红烧肉上来自己再吃,随后老四说自己先回屋歇息,等肉好了叫他。

  玉兰让老四回屋子里先歇着吧,莲花做好了肉之后去屋子里叫老四,牡丹说让玉兰看看老四怎么叫不醒了。大家去看了之后发现老四已经躺在床上离开了人世。玉兰哭得不行,说让老四赶紧起来吃肉,一家人都十分的伤心。

  槐花回家之后发现自己的父亲去世了,跪在地上哭了起来,玉兰对着老死的灵堂说槐花回来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在家里面说这才刚过上好日子老四就走了,长安让玉兰想开点。玉兰问了槐花她跟郑光的事情,槐花说郑光说要等着自己,玉兰听后告诉槐花说她不愿意有吊着人家,让槐花赶紧去跟人家说清楚。槐花说自己已经跟郑光说过了,但是郑光非要等着自己,玉兰说槐花要是不说自己第二天去跟人家说清楚,还让槐花走了之后不要再回来了。槐花说玉兰对自己心真狠,随后走了。

  一九七八年是激动每个中国人的年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改革开放的决定。玉兰因为在店里面创造的效益最少因此开的工资最少,玉兰心里面不平衡说自己买的是粗菜,本来就便宜,干的活还最累,玉兰说自己不舒服,先请假回家了。

  牡丹买回来了一台电视机,玉兰看了之后问牡丹是从哪弄的,牡丹说是自己买的。玉兰说牡丹真不会过日子,这不是显摆吗,牡丹说现在这有钱是件光荣的事情,让玉兰高兴地在家里看吧。玉兰叫了一院子的人在家里面看电视,邻居们都热闹的不行。

  第二天玉兰让牡丹把电视机给她姥姥送过去,玉兰交代牡丹说她不上学就找个正经的事情做,别成天倒卖东西的。玉兰把东西给他娘送了过去,郝仁义整天躺在家里面也不出来,玉兰让他没事就做点东西拿出来卖,也不图赚钱。郝仁义说玉兰都忘了当初给自己都说什么了,玉兰说他还真的当真了,自己一个月就三十多块钱,怎么开这豫盛大酒楼。

  玉兰说自己那么多孩子都让自己操碎心了,自己还真是溅,怎么把电视机给她送来了,还让自己生了一肚子气。玉兰走的时候金玉叫住了玉兰说自己有个赚钱的好生意,让玉兰给他投点资。玉兰说金玉不整天想着好好上班怎么就想着其他的事情,随后他问金玉到底要干什么,金玉说挖古董随便倒一倒就能赚大钱。玉兰说这是犯法的事情,不能干,让金玉好好掂量掂量。

  玉兰去乡下看了东京,东京整天在家里面睡觉,一点精神都没有,翠花心里面也不好受,整天跟东京生着气。玉兰让东京跟她去镇上把头发理理,玉兰给东京理完发之后带着东京去饭馆吃饭,饭馆的老板认出了东京,说自己上学的时候还写过学习白东京的体会了。东京说因为这个自己都不敢出门了,自己一上街都有人问自己怎么不做报告了,东京说自己都没有脸了。

  玉兰问东京到底是怎么想的,真想扎根农村,东京说自己怎么回去,回去又能干什么,到了城里面自己一个人怎么养活他们娘三个。玉兰说要是东京不回去就在农村好好地干,要是回了城里家里面的人都能帮帮他。

  莲花也为想把工作调回来的事情而发着愁,礼也没有少送,但是这工作就是调不回来。长安说那就接着给人家送礼掉工作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莲花因为工作没有办法调动让长安再给她想办法,长安说在给莲花想想办法。翠花在家里面嚷嚷着要跟东京离婚,东京告诉翠花说他妈想让他带着家人回西安,翠花听后说跟着东京回西安。东京去找了当年管知青返程的刘主任,刘主任说自己现在已经退休了,现在就是想帮动静也没有权利了,让他去找一个现管的干部。

  东京听后心里面窝气就去了饭店里一个人喝酒,喝醉了翠花把他给背回了家里,东京告诉翠花说要回西安就要给别人送礼。第二天翠花就拿了一包的地瓜去劳动局送礼,劳动局的人说知青返城的工作早就结束了,现在哪里管自己也说不清楚,最后那劳动局的人记下了白东京的名字,说是让局里面研究研究。

  长安是厂里的工程师,他的设计获得了一个二等奖,吴厂长要好好的奖励长安。长安告诉吴厂长说自己能不能不要其他奖励,想把自己的爱人调动过来,吴厂长说想让长安好好工作,等自己哪天去了局长家里给局长说说。

  长安听厂里面的同事说江小小跟方军翔离了婚,长安听后去看了江小小,他告诉小小说让小小找一个更好的,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这时候方军翔过来冷嘲热讽起来长安,还骂起了江小小,长安听后气不过就打了方军翔一顿。

  锦华巷的厕所没有改造,大家都找张主任去问了这件事情,张主任告诉大家说他们锦华巷好想要旧城拆迁,市里面正在研究呢。这时候老蔫媳妇过来说晚上让大家去饭店吃饭,他们家老蔫单位分了新房子,原创剧情,他们家就要搬走了,所以特意请大家吃饭。老蔫媳妇还说自己要出钱把街道的厕所给改成水冲的,也算是走的时候给大家做点事情,大家都十分的感谢老蔫媳妇。

  郑光过来找玉兰说槐花要出国了,他问玉兰知不知道,玉兰说自己刚收到槐花的一封信,还没让牡丹给念呢,随后拿出来让郑光看看。郑光看了之后告诉玉兰说槐花考上了公费出国,下个星期就要走,去美国,出国之前忙就不回来了。玉兰听后问郑光怎么办呀,他这么多年跟槐花牵扯不清。郑光说他知道槐花这一走就回不来了,他也不怨槐花,她说自己想去送送槐花,玉兰也要一起去。

  玉兰跟着郑光一起去了北京找槐花,玉兰问槐花到底是怎么想的,出国干什么去。槐花说自己这么多年就没有答应过郑光,随后他告诉玉兰说自己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玉兰都不知道玉兰过得有多苦。随后槐花跟玉兰说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心里面的想法,玉兰听后说自己听不懂。

  郑光问槐花这次走了是不是就不回来了,槐花给郑光说对不起他,她自己知道错过了郑光就错过了一生的幸福,但是自己就是停不下来。郑光说自己知道,这辈子能陪着槐花这么多年自己就已经很知足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回家之后心情有些不好,她说牡丹年龄也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她问问牡丹的想法,随后又问牡丹说郑光怎么样。牡丹说她的事情她自己做主,玉兰听后心想着去哪给郑光找个好姑娘呢,她心里面一直为槐花和郑光的事情而心里面不舒服,她感觉有愧于郑光。

  张文清找到玉兰说自己要退休了,现在要去广州了,玉兰听得一头雾水。张文清说她丈夫因为生活作风的问题自己跟他离婚了,现在自己又找了一个新老公,就要去广州跟他一起去生活了。玉兰问张文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张文清说都有一年多了,但是心里面不放心自己的自己的小女儿慧玲,慧玲现在正上大学,自己走了要玉兰平时多照看照看她。玉兰听后满口答应了,就跟张文清一起去学校里面看了慧玲。

  玉兰见了慧玲之后有心把慧玲给郑光介绍介绍,她让郑光跟慧玲见了面,玉兰高兴得不行。莲花还在为工作调动不了的事情发着愁,这时候长安高兴地跑回家说今天接到了局子里的电话,莲花的事情给办下来了,被调到了市里的工艺品厂。莲花听后高兴得不行,问长安这事情是谁办的,长安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帮的忙。玉兰听后说还让长安想办法把东京也调回来。

  玉兰在卖菜的时候想跟店里的其他同事换换,但是他们都没有人愿意跟玉兰换工作,玉兰心里面有点生气。回家之后牡丹告诉玉兰说都什么年代了,要是玉兰觉得在副食品店工作的不顺心就去做点小生意,原创剧情,去电影院门口买冰糕就能赚钱。玉兰想了想之后决定辞职去卖冰糕,店里面的人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玉兰第二天就去电影院门口卖起了冰棍,生意还十分的好。长安从吴厂长那里知道是陈局长帮了自己的忙,就去劳动局找了陈局长,长安去的时候遇见了江小小。江小小问长安找陈局长有事吗,长安说自己知道陈局长帮了她的忙要去感谢,江小小笑了起来,长安才知道是江小小帮了自己,他十分感谢江小小。

  江小小看出了长安还有别的事情,问明了之后知道了是长安小舅子知青返程的事情,她说这件事情自己帮长安办了,还说不要长安感谢她,要长安心里面永远欠着自己的一份情谊。长安告诉玉兰说东京的事情有着落了,玉兰听后高兴得不行,但是回家之后又发起了愁,心里面想着让东京带着媳妇住哪呀。

  牡丹回家之后说她在外面租了房子,是老吕家的,人家老吕家买了新房搬走了,玉兰听后说让东京也住里面吧,反正他们家有两间房子。牡丹有点不高兴,说自己跟翠花打架别让玉兰管着。

  东京被调了回来,他带着翠花还有俩孩子回了西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牡丹晚上把东京和翠花带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里面,牡丹心里面烦翠花,翠华告诉东京说牡丹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心里面就是看不起自己这农村人。翠花第二天去大街上找到了玉兰,她说自己不能在家里面吃着嫌饭,要帮玉兰卖冰棍赚钱。东京去了劳动局问了分工作的事情,领导告诉东京说让他再等等看吧。

  翠花帮着玉兰卖冰棍,玉兰问翠花说东京的工作分配了没有,翠花说东京天天在家里面睡着大觉等工作,还说东京没用。玉兰告诉翠花说不能说自己的男人没有本事,晚上回家的时候玉兰把卖冰棍的钱分给了玉兰一多半,她说东京现在没有工作,他们一家人还要生活,翠花想了想就接下了。

  东京心里面不舒服去饭店里面一个人喝闷酒,玉兰让长安帮着给东京找个工作,长安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惯着东京,只要自己肯干什么地方都能赚钱。这时候翠花过来说东京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长安跟翠花找到了东京喝的大醉的东京,玉兰还生气的打了东京一耳光。

  玉兰第二天让翠花一个人去卖冰棍,说自己在家里面给她带孩子。东京醒了之后玉兰给东京到了杯水,她告诉东京说他大小就不亲自己,玉兰告诉东京说他现在已经不是典型了,现在要重新的开始,还说他有老婆孩子需要养活,从今天开始东京再也从自己身上要不出一分钱了,要是自己要脸就养活自己的一家子。

  东京去找了许科长,他说自己还是接受分配的工作去环卫局上班。玉兰回家之后张俊媳妇找打了玉兰说自己有事,玉兰问了之后知道张俊在外面看上别人了,问玉兰还管不管了,随后还哭着说自己不想活了,张俊回来之后要跟自己离婚。玉兰听后一下子来了气,张俊媳妇让玉兰去劝劝张俊,玉兰答应了。

  玉兰买了很多的菜去看了自己爹,她让郝仁义做做开封菜练练手,郝仁义说自己这辈子是当不成大师傅了,他说自己的手艺完了。玉兰问了之后郝仁义说上次让张俊来家里吃饭说吃出陕西味儿,躺在床上心里面难受了起来,玉兰安慰他说他吃了这么多年的陕西饭所以吃什么都有陕西味儿,还说让他在做一桌子菜,然后把张俊叫过来再吃吃。

  东京去了环卫处上班,跟着丁师傅一起扫大街,张俊来郝仁义家吃饭,吃完了之后说他做的菜真地道,还说自己有个生意要谈,随后就走了。玉兰追出去告诉张俊说他口味变了,现在张俊也人五人六的,也不想想他媳妇以前是怎么对她的。张俊听后问玉兰说他觉得这辈子亏不亏,玉兰说了一番话,张俊说他跟自己媳妇和玉兰跟老四不一样,让玉兰别劝他了,随后自己走了。

  翠花哭着跑去找玉兰说东京上班的时候不好好干活,抱着扫帚在大街上发呆,一二月下来才赚了十几块钱,玉兰听后去找了东京,说自己要帮东京扫大街,东京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说以后要好好干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拉着张俊媳妇去了张俊的公司,玉兰告诉她说要是一会儿张俊跟那个女的出来就让张俊媳妇上去打那个女的两巴掌。张俊媳妇说她不敢,玉兰骂他没出息。玉兰拉着张俊媳妇跟张俊闹过了之后说就不要给张俊离婚,还说看张俊有什么办法。

  莲花晚上跟长安去找玉兰说长安厂里面分了宿舍,要跟长安去宿舍住,要是场子里面的单元房盖好了之后才能分到房子,还说他们走了之后让东京搬过来住。第二天长安跟莲花带着孩子搬走了,这时候张俊媳妇过来找玉兰说张俊回来了,要跟自己离婚。玉兰带着张俊媳妇要去跟张俊闹,这时候张俊的大儿子告诉张俊媳妇说就让张俊走吧,以后有他受的,将来他们兄弟几个养活自己的母亲。

  玉兰回家之后张俊过来找了玉兰,他说自己就要离开锦华巷了,但是还是放心不下他老婆,他说那是孩子的娘,是家里人,是自己的亲人。张俊托玉兰说自己走了之后就多照顾照顾自己的老婆,玉兰没事的时候跟她多走动走动。玉兰说自己会的,但是张俊这事情做的太缺德了,张俊说完了之后就走了,说人这辈子只有试过了才知道。

  玉兰去看了郝仁义,郝仁义说锦华南路又开了一家河南菜馆,他还是想着开豫盛大酒楼的事情。东京出来的时候告诉玉兰说他姥爷就想着开一家饭店,玉兰说东京知不知道开一家饭店多少钱,东京听后说那也不能骗他姥爷呀。

  玉兰晚上把全家的人都叫了过来说是要开个会,玉兰告诉大家说要开饭店,大家听后都十分的惊讶。玉兰说这是自己年轻的时候给父亲许下的,现在要干一个来钱快的生意,她说要把南屋腾出来开个卖胡辣汤的小店,等赚了大钱之后再开个大的。玉兰去找郝仁义问了怎么开胡辣汤店,玉兰记好了做法之后就拉着翠花回去了。

  第二天玉兰带着翠花在做胡辣汤的时候郝仁义过来看了看,给玉兰他们指导了指导,就这样,玉兰的胡辣汤店开张了,生意也十分的红火。第一天就赚了二百多块钱,玉兰都不知道这么多钱该怎么花了,玉兰告诉翠花说偷工减料的事情不能干,他们卖的是牌子。玉兰给了翠花一百块钱,还说让她回家的时候给牡丹买点东西。

  东京下了班之后就在家里面看种菜的书,也不照看两个孩子,翠花发现孩子的脚裂开了,就让大乖去把牡丹的面霜拿过来给二乖摸脚。牡丹看到了之后就跟翠花大吵了起来,翠花听后要跟牡丹打了起来,东京拉都拉不住。有的邻居赶紧去找了玉兰说她儿媳妇跟她女儿打起来了,玉兰听了之后赶紧去拉开了他们,还让围观的大伙儿都散了。

  玉兰让牡丹给翠花道歉,牡丹不说,生气的跑走了,说这个家让翠花他们住了,自己不回来了。玉兰让翠花把腰杆挺直了好好过日子,让她们回屋睡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问翠花牡丹这两天是不是真没有回去,翠花说自己不知道,玉兰不放心牡丹就拉着莲花一起去找牡丹。玉兰在服装店里找到了牡丹,她让牡丹回家住,这时候吕林去找牡丹,玉兰问牡丹他们什么关系,牡丹说她跟吕林是恋爱关系。玉兰十分生气的把牡丹拉回家说全锦华巷她找谁都中,就是不能找吕林。

  牡丹听后跟玉兰说全锦华巷自己谁都不嫁,就是嫁给吕林,玉兰听后说自己不想活了,她气得不行。玉兰还让莲花看着牡丹,不让牡丹出门,莲花告诉玉兰说牡丹自己的事情就让牡丹去吧,玉兰把家里的户口本让莲花放着,说自己不答应看她怎么结婚。

  长安告诉莲花说吴厂长要退休了,自己给吴厂长送资料的时候吴厂长告诉自己他已经向上级提出来要推荐自己当厂长。莲花听后高兴得不行,长安上班的时候吴厂长告诉长安说局里已经认命了一个新厂长,长安问了之后才知道是江小小的前夫军翔。

  长安本来就跟军翔有矛盾,他回家之后心里面窝着气。莲花找玉兰说还是把户口本给牡丹把,牡丹现在都跟吕林同居了,她安慰玉兰说现在这年代同居也不丢人。玉兰听后叹了口气,说让莲花把户口本给她送去,还让莲花给牡丹带话说自己没有她这个闺女,以后别让她进这个家。

  晚上的时候吕盛两口俩过来找玉兰提亲,说吕林跟牡丹的婚事,玉兰心里面没有办法也答应了。牡丹跟吕林结了婚,玉兰哭了袭来,她又想起了自己当年被她娘五十块大洋卖给老四的事情。长安喜酒没喝完就回了家,他说自己这工作没有办法干了,这方军翔整天找自己的碴,三天两头整着自己给自己穿小鞋。

  莲花让长安请他吃个饭,有什么过节解开不就行了,长安说就是打死自己也不去求他。长安遇见了江小小,江小小问长安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吧。长安说不受气怎么办,谁让人家是厂长,她说就凭长安自己的手艺开一个家具厂肯定能行。

  长安决定自己开一家家具厂,他好看了厂房,去银行忙了贷款的事情。长安回家的时候莲花告诉她说自己知道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上班了,要是再不去厂里面就开除他。长安听后告诉莲花说他要辞职准备自己干,莲花听后说让长安好好上班去,长安听后说自己要是在干下去非拿刀捅了方军翔。他说自己要办厂子把方军翔给挤垮了。

  莲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玉兰,问玉兰该怎么办呀,玉兰说从头开始来吧,随后又问了长安办厂子的事情。玉兰说自己多的钱也没有,借给他们两三万还可以,不过一年之后一定要还,还要给她老爷开酒店。(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安去厂里给方军翔辞了职,方军翔说既然辞了职厂里的宿舍就别住了,长安说自己三天就搬走,临走的时候还说自己开家具厂,非把他给挤垮了不可。长安走的时候问科室里面的人有没有愿意跟自己走的,厂里的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说虽然在厂里的工资不高但是好歹也是个铁饭碗,没有人愿意跟长安走。

  东京告诉玉兰说他看他老爷年龄也越来越大了,他想跟着莲花搬过来然后把自己以前住的房子给他老爷开个饭店。玉兰说现在恐怕是不行,长安要开厂子,准备搬回来住,自己也把钱借给长安要长安先用着。东京听后心里面有点难受,这时候长安在门口听见了他们俩说的话,玉兰说让长安什么都别想,搬回来住。

  江小小找到了长安,她知道长安需要钱,所以自己要求帮助长安,她说自己帮助长安贷款,还说让长安好好干,给自己也出口气。长安在大街上找到了一些会木匠活的工人,让他们跟着自己干,还说以后要是厂子里赚钱了就给他们加工资。玉兰告诉莲花说让她也把工作辞了跟长安一起去干,这才叫两口子。

  玉兰还让莲花去开导开导长安,自己做生意办厂子为的是赚钱,不能老想着把别人挤垮了,再说把别人挤垮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他告诉莲花说老婆就是男人的贤内助。莲花告诉长安说自己把工作辞了,要跟着长安一起干,长安高兴得不行,他说自己出来外面跑销路,让莲花在场子里面管好财务。江小小还帮长安联系了出口的事情,还让长安把自己的家具给注册一个商标,长安十分的感谢江小小。

  玉兰在卖胡辣汤的时候有些记者过来采访玉兰,他们要玉兰说一下白东京从农村的典型转变到城市清洁工仍然任劳任怨的工作,让玉兰说说白东京的成长经历。东京在单位里不愿意当这个典型,他回家之后告诉玉兰说自己不想当着这个典型,还说要是以后再有人问起自己的事情就说什么都不知道,玉兰说好把。

  郝仁义在家里面生了病,玉兰去看了他之后问他哪里不舒服。玉兰回家之后又叫来了家里的人开会说要赶紧把豫盛酒楼开起来,要不然他老爷恐怕是等不及了。他让莲花跟牡丹每个人拿十万,莲花说他们厂子里的流动资金估计刚好差不多。牡丹听后说就别让玉兰为难她姐了,自己把这二十万全出了。

  金玉晚上过来找玉兰说自己前段时间跟别人合伙做生意赔了钱,想跟玉兰借点钱,玉兰说他都快五十的人,怎么还是老问自己借钱,什么时候还过。玉兰说他就不能老老实实跟西珍过日子,金玉听后生气地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借给了金玉三千块钱,还让他写了个字据,不让他还了,还算是以后他在豫盛酒楼的股份。长安家具厂的生意十分的好,他去看了销量之后知道红旗家具厂快倒了,他开着车去了红旗家具厂门口,方军翔告诉长安说以后走着瞧。

  玉兰带着牡丹去了郝仁义家,她告诉自己爹说跟牡丹过来接他出去转转。玉兰带着郝仁义去看了自己给他开的豫盛大酒楼,郝仁义看到了之后心里面是百感交集,他想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这时候饭店里的厨师跟服务员还有东京翠花都出来了,让郝仁义进去,郝仁义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激动地哭了起来。

  郝仁义说自己要回去沐浴更衣,然后再过来当大师傅。东京陪着郝仁义打理完了之后玉兰过来接他们,这时候郝仁义又打起了退堂鼓,他担心自己做河南菜的手艺不行了,他说自己的手艺串了,做河南菜做出陕西味儿了。

  玉兰安慰他说这不是他想了一辈子的事情吗,怎么现在又不去了。东京说就算是有陕西味儿怎么了,再说了这大师傅做菜是给客人吃得,只要他做的菜大家伙儿爱吃那他就是大师傅,他说郝仁义没问题,一定行的。郝仁义告诉玉兰说要她把张俊叫来,一定要让他尝尝自己做的菜。

  玉兰去找了张俊,她告诉张俊说自己办的豫盛酒楼今天第一天开业,老爷子今天第一天当大厨,非要让他去尝尝做的菜,张俊听后说自己忙完了就去。郝仁义做完了菜之后非要去看看客人们吃饭的样子,他看了之后客人们都十分喜欢吃他做的菜,他站在那里久久的看着。

  郝仁义让玉兰去忙着,自己说再看一会儿,翠花也说生意实在是太好了,玉兰也高兴得不行。东京去让郝仁义休息的时候郝仁义到了下来,大家赶紧把郝仁义让医院送,郝仁义死活不肯去医院,非要等张俊过来尝自己做的菜。这时候张俊过来了郝仁义要张俊当着自己的面尝自己做的菜,还让张俊一定要说实话。

  张俊尝完了之后说他做的菜已经不是河南菜了,他说郝仁义把河南菜跟陕西菜的味道综合了,味道鲜明更加独特,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菜,应该叫郝家菜吧。郝仁义听后笑了,随后慢慢的合上了眼睛离开了人世。

  办完了郝仁义的后事之后玉兰的娘要跟着玉兰过,她在家里面又哭又闹的,玉兰没有办法只好把他接回了自己家里。东京说自己想要在西安城里把河南菜给做起来,完成他老爷的遗愿,他想把工作辞了好好地做菜,那些菜谱自己早就背会了。

  到了一九九四年,好多国有单位都破了产,有很多莲花和长安以前的工友都过来投靠长安,长安说那是他们当初都没有跟着自己的下场。莲花劝长安不要跟方军翔较劲了,长安说不行,莲花说长安是越变越可怕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翠花在酒楼里打理着生意,翠花告诉玉兰说想不让一楼卖胡辣汤了,她说胡辣汤不赚钱,再说去二楼吃饭的有身份的人不想跟一楼喝胡辣汤的人一起吃饭。玉兰说只要是有人喝她做的胡辣汤自己就卖,还说准备在小东门开一家卖胡辣汤的分号。

  玉兰找来了牡丹,她告诉牡丹说想租老吕家以前的院子专门卖胡辣汤,开一个分号。牡丹说这分号要是玉兰自己干那就一分钱都不要,要是给别人那就是给自己一百万自己都不租。牡丹问玉兰这分店到底是给谁,玉兰说这卖胡辣汤的分店不能给翠花,给翠花肯定会偷工减料的,给她舅舅也不行,她想着让东京照看着酒楼,自己去小东门卖胡辣汤。

  玉兰在老吕家以前的院子卖起了胡辣汤,慧玲来找玉兰说自己不想跟郑光谈恋爱了,自己都快三十了他还不提结婚的事情,自己都赔不起了。玉兰说自己这就去找郑光,一定让郑光跟慧玲求婚。玉兰找到了郑光,让他别想着槐花,她说只要郑光结了婚有了孩子就把以前的事情给忘了,像慧玲这样的好女孩儿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牡丹哭着跑回家说吕林被警察抓走了,警察说他贩毒,玉兰让牡丹把家人都叫过来商量商量怎么办。长安说事情到了这一步就是有再大的本事都不管用了,明天去公安局打听打听,要是吕林真犯了那就只有等了。长安第二天跟玉兰区公安局的时候说吕林这回是完了,让她想想牡丹以后怎么办。

  牡丹去一医院检查的时候知道自己怀孕了,玉兰问牡丹打算怎么办,牡丹说准备把孩子给打了。玉兰让她把孩子给生下来,她说吕林对牡丹好,让她心里面有个数,再说老吕家现在已经没有儿子了,要是牡丹在不给他们家生个孩子老吕家就绝后了。玉兰让牡丹把孩子生下来说自己给她养,这时候玉兰她妈也过来劝牡丹说把孩子生下来。

  吕盛生气住进了医院不想活了,玉兰拉着牡丹去医院给吕盛说自己有孩子了,她让吕盛好好活着,以后还要帮着吕林把孩子带大。吕盛听后高兴得不行,说自己一定会好好地活着。

  玉兰回家跟翠花说让牡丹开着这胡辣汤店,翠花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说自己知道牡丹家的事情,现在也挺不容易的,她说自己跟牡丹一起干这胡辣汤店,帮着牡丹。玉兰带着牡丹去了胡辣汤店里面干活,翠花不让牡丹干重活,她劝牡丹说别拿这个当回事,生活很快就会好的。

  吕林被法院判了死刑,玉兰告诉吕盛夫妇俩说要他们在最后去见吕林一面,给吕林送点好吃的让他好好上路。吕盛夫妇带着牡丹去看守所里面看吕林,玉兰在外面等着他们三个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安因为厂子里面接的订单多要翠花去农村帮他找一些农民工过来厂里面干活,莲花找到长安说刚接到电话外贸局把他们厂一半的订单给取消了,长安去局里面问了之后得知是方军翔找到了外贸局的丁局长抢下了长安的订单,但是没有签合同。长安心里面憋着气,急得不行。

  莲花回家之后告诉长安说抢走了就算了,长安听后不愿意了,他说莲花都不知道他心里面有多大的气,莲花听后就没有跟长安再多说话。长安找到了了江小小,他跟江小小一起出来吃饭,江小小含沙射影的跟长安说了一些话,问他为什么到了她楼下又要走。

  长安告诉江小小说方军翔通过丁局长的关系抢走了自己最大的一批出口订单,但是还没有签合同,江小小说自己通过老板能直接让长安跟外商建立联系,这样就方便得多了,外商直接看产品的质量。长安听后高兴得不行,他要感谢江小小,江小小说长安好像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让他跟方军翔再较劲了,长安说自己现在做不到。

  长安去给江小小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首饰跟项链,他回家之后把东西放在了电视机下面,他女儿静静看到了。莲花回家之后静静让她看了长安给她买的东西,静静还说莲花第二天过生日,长安多爱她。莲花看了之后又放回了原处,等着长安自己送给她。

  长安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莲花对长安特别的温柔,长安走了之后静静去看了那套首饰没有了,莲花去看了之后也发现不见了,但是自己并没有收到,莲花心里面起了疑问,不知道长安是买给谁的。江小小帮着长安跟外商联系签下了合同,长安请江小小喝了咖啡,莲花刚好在大街上看到了长安的车子,就一直跟着长安。

  长安把自己买的那套首饰送给了江小小,莲花在外面看到了长安跟江小小的亲密举动,哭着回家了。江小小告诉长安说自己不要他拿手饰还,还说自己要好好想想,长安笑了笑答应了。莲花回了家之后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长安回了家之后莲花给长安端上了饭菜,莲花一直看着长安。

  莲花眼睁睁的看着长安在她面前撒谎,静静把那首饰的事情说漏了嘴,长安赶紧跟莲花解释,莲花没有听长安说话就回卧室躺在了床上。长安告诉莲花说自己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让莲花相信他。莲花听了长安的解释之后说自己相信长安,那套首饰还是退了吧,让长安把钱用在需要的地方。

  长安在厂里面对工人的要求十分的苛刻,方军翔知道了之后去厂里面找长安闹事,他告诉莲花说长安不仅抢了他的老婆还抢了他的订单,那个女人叫江小小。长安给江小小打电话说约她晚上见面,老地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莲花去超市买完菜回家的时候刚好又在那一家咖啡厅看见了长安的车子,长安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开车走了,莲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打了一辆出租车跟着长安。长安接到江小小的电话去了一家宾馆,莲花跟着长安去了那家宾馆之后问了江小小的房间号。

  长安进了江小小开的房间,江小小刚洗完澡穿着睡袍把长安拉近了屋子里,她问长安找她有什么事情,长安说是为了感谢江小小的帮助,他想给江小小一些自己厂里面的股份。江小小说自己不要,长安说自己不能永远都欠着她吧。江小小说这几年的帐不让长安还了,她说今天跟长安见面是跟他告别的,自己要离开西安去深圳了,第二天就走。

  长安听后有些惊讶,江小小说西安这个地方自己已经呆够了,有太多的记忆,其中一部分是关于长安的。小小说着说着就哭着抱住了长安,她说自己曾经又一个青春的梦,不曾实现的梦,自己就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让长安陪她一起做个梦,等梦醒了他们就各走各的路。就这一样,长安带着对江小小的愧疚和她发生了关系。

  莲花在宾馆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直等着长安,长安跟江小小告了别之后从房间里出来了。长安看见了满脸泪水的莲花,他还要跟莲花解释,莲花说长安可以背着自己做一切事情,但是绝对不能在自己面前撒谎,随后就出来打个车回家了,没有理长安。

  长安回家的时候告诉莲花说自己是去见江小小了,莲花让长安看着自己说跟她什么都没有干,只要长安说了自己就相信。长安哭着说自己对不起莲花,自己做了,随后他跪下来跟莲花说他保证就这一回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江小小第二天就走了。莲花听后坐在了床上跟长安说他们离婚吧,长安不答应,让莲花再给他一次机会。

  莲花第二天吃了早饭就开门走了,长安求莲花别把这件事情告诉玉兰,要是让玉兰知道自己还不如去死。玉兰叫来了孩子们来家里吃饭热闹热闹,还说以后每个星期天都要在家里面吃饭,玉兰在包饺子的时候看出了长安跟莲花有些异样。走的时候玉兰留下了莲花,问了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让她瞒着自己。

  莲花说自己有点烦长安了,整天在外面赚钱不想着回家,每天回来晚了都是一身的酒气。玉兰让莲花好好对长安,长安在家里面看着电视,莲花回家了时候问长安离婚协议写好了没有,长安说莲花是真想逼死他呀。

  长安对厂里面的工人更加的苛刻,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活脱脱的一个资本家的形象。莲花看了长安下的生产量之后说怎么能下这么大呢,肯定完成不了,小王问莲花说长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莲花去车间里面看了长安,长安正在对一个工人发着脾气,还让班长扣他工钱,莲花看见了之后告诉小王秘书说自己请假了,让她给长安说一声。

  静静考上了大学,长安跟莲花带着静静一起去看了玉兰,玉兰问莲花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跟长安连话都不说。莲花说真的没事,不让她听静静瞎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找到长安问他和莲花到底是怎么了,长安听后跪在了地上,他告诉玉兰说自己做了对不起莲花的事情,有个女人对他十分的好,经常帮助自己,就在人家要走的时候没有把持住。玉兰听后问长安真的做了,长安说自己不能没有莲花,没有莲花自己就死了。

  玉兰让长安起来,她说长安自己当初要娶莲花的时候是怎么说的,长安哭着说自己知道错了,让玉兰帮着自己劝劝莲花,还说自己要是离婚就去死。玉兰让长安起来,说自己答应长安,玉兰找到了莲花,说长安跟自己说实话了,还认了错,说他自己再也不敢了,要玉兰原谅长安这一次。

  莲花说长安现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对工人就像是鞭子,又冷又不讲理,还说自己想想长安做的事情心里面就纠结,她想跟长安分开。莲花回去了之后整理好了东西要走,长安不让莲花走,说自己现在正忙着,要跟别人谈兼并的事情,不让莲花给他添堵。莲花说要是这样自己更要走了,随后把东西放下了之后就走了。

  莲花回了娘家,玉兰告诉她说可不能在家里常住,最长七天,最短三五天。晚上的时候长安去找玉兰说他不想活了,他说莲花要是再不回家自己就不活了。玉兰让长安进屋里跟莲花好好说说话,还说自己也不许莲花跟他离婚。

  长安让莲花跟他一起回家,莲花说他都不知道自己想跟静静要什么,玉兰让莲花跟长安走,莲花说玉兰不疼她,还说自己要走,不回家了。长安听后说自己走,让莲花在家里面住吧,玉兰生气的说莲花都不知道她自己把长安逼成什么样子了。

  长安在场子里面经常扣一个叫大宝的工人工钱,还说大宝弄坏了厂里面的机器要大宝赔钱,大宝气不过说长安一定会后悔的。长安在他爷爷的坟前跪了一个晚上,莲花告诉玉兰说自己想好了,还是回家里面住吧。

  长安晚上在厂里面检查的时候被放火的大宝给捅了一刀,随后自己倒在了地上。莲花给长安打电话没有人接,玉兰说估计是有什么事吧,让莲花第二天再回去。莲花给长安打不通电话放心不下莲花就自己去厂里面看看,莲花到了之后发现场子里面着火了,还有一辆救护车开了出来,场面十分的混乱。

  长安被送到了医院,莲花心急如焚的等在急救室外面,哭得不行。这时候玉兰也过来了,急救室的大夫说长安伤到了肝脏,失血过多,已经不行了,让他们俩进去见长安最后一面。莲花听后去看了长安的尸体,她抱着长安哭得不行,玉兰也十分的难过,这时候玉兰不轻易间发现长安的手还动了一下,她赶紧叫大夫说长安还没有死。

  长安因为是AB型血,医院血库没有了,家里人的也不一样,大家就找来了街坊邻居看看有没有血型一样的救救长安。街坊邻居们知道了以后去了好多人给长安献血。(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知道长安厂里工人的工资还没有发,厂里面的工人都堵在厂门口闹事,厂里面还欠着银行的利息。玉兰告诉小王说自己把厂里面工人的工资还有银行的贷款利息全都凑齐了,还要把长安以前扣人们的工资全发了,让小王过两天等自己的消息。

  玉兰去找了东京,她说长安的厂子就快跨了,她想让东京拉长安一把,东京答应了。玉兰跟着王秘书去了厂里面,玉兰给厂里面没有走的工人说是长安和莲花对不起他们,她替长安和莲花给大家道歉了。厂里面的工人听了之后也都鼓起了掌。玉兰照看着长安的家具厂,还给大家改善了伙食,她说自己也不懂,就把厂子交给懂得人管。

  牡丹在家里面要生孩子了,翠花给玉兰打了个电话,玉兰让翠花赶紧叫救护车,要送她去医院,牡丹说她肚子里面是死刑犯的孩子,自己丢不起这人。牡丹生下了一个儿子,吕盛夫妇都高兴得不行。

  时间到了一九九四年,槐花走了好多年之后从国外回来了,玉兰回家之后看到了槐花之后好久都没有说话,她问槐花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槐花说是刚回来的。槐花给玉兰说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经历,还说自己离过两次婚,玉兰说郑光这么好的孩子槐花都看不上人家,就这一点都是她的错。

  槐花告诉玉兰说自己累了想回来了,玉兰说跑累了就回来吧,在西安踏踏实实的找个人过日子。玉兰去商场的时候看见了郑光,郑光也无意间看到了槐花,以为自己看走眼了,心里面起了波澜。

  郑光晚上跟慧玲吃饭的时候接到了槐花跟他见面的消息,他让慧玲在家里面吃饭说自己出来一趟。槐花跟郑光见了面,慧玲来家里面找了玉兰说郑光有不对劲儿了,他的魂儿又掉了。玉兰让慧玲放心,他说自己去找争光说说,看看是怎么回事。

  玉兰跟郑光见了面,问他是不是找过槐花了,郑光说让槐花回来吧,让她成个家。玉兰说郑光对槐花好自己心里面都清楚,要是他因为这个影响了和慧玲之间的感情那他谁都对不住,郑光听后说这么多年槐花已经刻到他心里面了。

  玉兰回家之后告诉槐花说让她还是走吧,就别再回来了,她一回来就把郑光弄得魂不守舍的,她把郑光当什么了,再说人家慧玲是无辜的。槐花说玉兰对她真狠,玉兰说她的路是她自己选的,不能因为这个而毁了郑光一家。槐花说自己跟郑光告个别就走,什么话都不会说,玉兰让她自己掂量。

  槐花给玉兰留下了一封信就去了西藏。孙大宝因为烧了长安的场子还伤了长安就要被法院审判,玉兰问长安要不要对孙大宝提出附带的民事诉讼,长安说要,要他一辈子都不得安生。玉兰说她的想法跟长安的不太一样,她说她想找个律师代表法庭从轻处理孙大宝,长安听后气得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兰在长安的病床前告诉长安说要他怎么学会原谅别人,别忘了自己以前也是穷人出身,再说这也是长安做的不对在先。长安答应了让玉兰去请个律师帮孙大宝说情,在开庭的时候玉兰给律师替孙大宝说了好话,律师也说了长安的意思,已经取消了民事赔偿的要求,还念了长安写给法庭的信,还说自己准备为自己伤害的孙大宝的家人做出补偿,帮助他的妹妹重返学校,让法庭从轻处罚孙大宝。

  孙大宝被法庭判了刑,孙大宝的妹妹哭着出来给玉兰跪下来谢谢玉兰对孙大宝做主的宽容大度。

  时间到了二零零二年,锦华巷要被拆迁改造,玉兰给子女们开会说自己也快七十了,现在自己准备退休了,她说今天就是给大家商量商量这豫盛酒楼到底是谁来干。莲花跟牡丹说他们都不要,因为都有自己的事情,他们说让翠花两口俩干。

  翠花听后高兴得不行,但是东京说他们也不要,自己还想回乡下。玉兰问东京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东京说现在的农村人都想往城里面跑,好多地都没有人种,自己想回农村种植大棚蔬菜然后再卖到城里。随后东京又说这件事情自己早就想好了,连合同都跟人家签好了。

  东京跟玉兰去祭奠了郝仁义,他告诉玉兰说自己现在只想好好做回自己,做一个真真正正的白东京。玉兰说只要他想好了自己就支持他,还说自己已经去了乡下,还替东京承包了三百亩地,钱自己已经出过了,跟他丈人说好了。

  东京听后有点生气,她说自己就不觉得玉兰是他自己的亲年,他感觉玉兰对长安不对自己都亲,还说自己从小就羡慕家里面的每一个人,说了这么多年对家还有对家人的渴望。东京说现在长安有能力了她又拿出钱来帮助自己,这是为了对自己的补偿,东京情绪有点激动。

  玉兰告诉东京说自己以前没有想到把东京送到他老娘家给他造成了这么大的阴影,她给东京说了自己的一番心理话,还说想跟着东京一起过行不行。东京听后哭着抱住了玉兰,他心里面已经原谅了玉兰,玉兰也高兴地留下了眼泪。

  玉兰过了七十大寿,孩子们在家里面嚷嚷着要给玉兰拜寿,玉兰高兴地不行,一家人也热热闹闹的。这时候二林跟爱华也带着儿子儿媳妇过来了,跟二林一起起来的还有大林,大林也是一头的白发。玉兰看到大林之后哭了起来,她拉住大林说怎么才回来呀,大林哭着说对不起,玉兰说大林对不起的不是她,对不起的是老四。

  一大家子人总算是聚齐了,高高兴兴的坐在一起吃饭给玉兰祝寿,大家让大林先说两句。大林端着酒杯给玉兰跪了下来,说了当年的事情,还说玉兰是真的不容易,但是自己就是拉不下这张脸,他让玉兰原谅他,说玉兰受苦了。玉兰说他们来陕西扎根不容易,但是吃了这么多的苦之后总算是在西安扎下跟了,他们也算是叶落长安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新世界中国地产 http://www.nwcl.com.hk/zh-hans/content/corporate-profile
蒸脸器可以敷面膜的时候喷吗 蒸脸器和面膜使用顺序
复古大眼美妆画法详解 五分钟制造可爱女人味
什么是肺气肿 肺气肿不能吃这些食物
迪奥dior喷雾粉底液的用法 和粉底膏的区别
1
 
3款无瑕淡妆 塑造夏日淑女
染发打蜡好还是不打蜡好
多日未见的范冰冰现身某公益活动穿戴简略大方头发长了状况不错还挺美
卸妆油怎么用 焕发美丽肌肤
染发后需要注意的6大问题
离婚后户口应该如何分户
红色毛呢大衣搭配方法 让你时尚又保暖
自制三明治的做法和食材用料及健康功效
葡萄干糯米饼的做法和食材用料及健康功效
发尾外卷发型图片 宋茜郑爽刘诗诗都弄过
 
1
1
鹿血酒宴放倒4位食客 欲求补肾反倒虚脱住院
越狱插件SimplerPhotos自定义照片的显示功能
杨幂闪电鞋正品多少钱?杨幂同款闪电鞋专柜...
电视剧超级马丽剧情简介
ysl圣罗兰镜面唇釉12是什么颜色 多少钱
紫菜蛋花汤的做法和食材用料及健康功效
女士中短发发型
大过年分集剧情详细介绍1-10集
红米Note 2有NFC吗 红米Note 2支持NFC功能吗...
叶落长安分集剧情详细介绍(1-40集)
1  
1
1
叶落长安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3集
眉粉可以当修容粉吗 怎么修容
鲢鱼头豆腐汤的做法和食材用料及健康功效
8个小动作 梳发按摩同时进行
秘果于池子同款带帽子双肩包是什么牌子?
佳期如梦窦骁被李沁反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问题肌肤急需SOS保养对策
盘点大暑节气的15个习俗 这些习俗你听说过吗
遮阳帽能防晒吗?遮阳帽防晒效果怎么样?
激光祛斑后吃什么有助于恢复 不能吃什么
尚拓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