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宠物资讯 趣闻趣事 航空资讯 五金资讯 创业交流 女性话题 服装服饰  
软件资讯 小说 旅游资讯 农业信息 站长资讯 数码资讯 求职招聘 电商资讯  
首页>> 故事会 >>正文
血染的连衣裙
2020-11-10 18:55:13  来源:尚拓资讯网 

一条窄窄的走廊,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的悠长而又陈旧,就像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山路。

你不知道将会在什么时候,走廊前方突然冒出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动物,两眼虎视眈眈地望着你,已经把你当成了它的夜宵。

此时是深夜,走廊里静的出奇,你仔细听得话,依稀可以听到一阵陈噗通、噗通的声音,似乎从远方传来,又像是来自于你的身上,那是你自己的心跳声。

走廊两边的门都紧闭着,听不到一丝的声响,门里面只有死一般的沉寂声。

走廊顶梁上的灯,一闪,又一闪,两边的门忽明忽暗,透着一丝丝的邪气。

当你打开其中的一扇门的时候,可能门里面什么都没有;当你把走廊里的门都打开的时候,可能每个门里都有着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那些世界不属于这条走廊,也不属于这栋楼。

你并没有打开其中的任意一扇门,因为你不在这条走廊里。你在你的卧室里,书房里,地铁上,你在读小说。

我也不在这条走廊里,我在这条走廊之外很远的地方,具体有多远,我也没必要告诉你。因为即使我告诉你,你也不知道。

那么,你可能会问我,既然我不在这条走廊里,为什么会对这条走廊所发生的时候,知道的如此详细?

这个问题,我等下再回答你,现在,我继续给你讲述这个关于走廊的故事。

我们把视线放回这条悠长、昏暗又陈旧的走廊吧。

走廊一角的楼梯处,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看样子是有人正在上楼,在这个黑漆漆的深夜。

脚步声越来越近,仔细听,那是高跟鞋的声音。看样子,走上来的是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

高跟鞋女人朝着这条走廊深处走来了,她穿着一身红衣服,鲜红鲜红的红衣服,红衣服就像是刚被鲜血染过。

高跟鞋女人披着长发,那长发映住了她的脸,我们看不清她的样子。

高跟鞋女人走进了,你看清了,她穿的是一件连衣裙,鲜红色的连衣裙。

高跟鞋女人从你身边经过的时候,你还闻出了她身上散发的一股血腥味。你后背不知觉地感觉到了一阵的冷意,整个心就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你为此,还经历了一段短时间的窒息。

好了,没事了,高跟鞋女人走远了,她走到了一扇房门前停住了。

咚、咚、咚,她在敲那扇门。

这里是学校的女生宿舍楼。你有理由猜测,她可能是因为跟男友的约会,或者是跟某人的一次完美邂逅,回来晚了的女学生。

不过这个想法,刚从你的脑海中滋生出来,就被你自己给否定了。因为她的敲门声并不急促。那敲门声一声接一声的传来,很缓慢,也很轻,就像是山庙中老和尚敲木鱼的声音。

房间里的人显然是被敲门声给吵醒了,一个声音从门里面传了出来:“谁?”那声音试探性的问,同时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的恐惧跟不满,显然是高跟鞋女人的敲门声吵醒了她甜美的梦。

“你买连衣裙吗?鲜红鲜红的连衣裙。”门外的高跟鞋女人说话了,那声音很缓慢,很悠长,在黑漆漆的走廊里,令人听起来发毛。

“你烦不烦啊,每天晚上都来,还让不让人睡觉啦?”门里面的女生愤怒了。

“你买连衣裙吗?鲜红鲜红的连衣裙。”门外的高跟鞋女人依旧重复着她的话,在黑漆漆的走廊里,令人听起来犹如鬼魅的话。

“买,你有多少,我买多少,行了吧。”门里面的女生已经从愤怒转成了生气。

就在这时,门里面的女生听到门外高跟鞋的声音走远了,越来越轻,最后听不见了。

门里面的女生开了房门,朝着走廊深处望了望,除了昏暗的灯光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没有女人,也没有鲜红的连衣裙。

一夜安静,再也没有人来敲她们的门了,门里面的女生们,都睡了一个很舒适,很甜美的梦。

天亮了,宿舍里的女生陆陆续续地都起床了,只有那个深夜冲门外高跟鞋女人大吼的女生没有起来,跟她同宿舍的女生很是奇怪,掀开了她的被子。这下,那些女生愣住了,整张脸苍白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眼睛直直地盯着了女生的床铺,一动不动。对于她们来说,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女生的床铺被掀开了,她静静地躺在床铺上,穿着一身鲜红的连衣裙,她上身的皮已经被剥开了.床铺被血液染的无比的鲜红,血液流淌在她的全身,红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更加地鲜艳了。

她睡着了,穿着一件经鲜血染过的红色连衣裙睡着了。

读者朋友们,如果我说我认识那个高跟鞋的女人,你会怎么想?

如果我说我就是那个穿着红衣服永久睡着了的女生,你又会怎么想?

随便你怎么想吧,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并没有实际的意义。

你一定会说,这肯定是我从哪里看来的故事,然后又转手讲述给了你们。

那么你就当我是在讲述一个不真实的故事好了。

时间还早,我想,你现在还不想睡觉。不如,我就再给你讲几个发生在这所大学里的故事,打发打发你寂寞又空虚的时间。

其中有的故事,可能你已经在其他地方听到过,或者看到过,不过没关系,在这个无聊的夜晚,你就当打发时间好了。也许,我讲故事的方式你更喜欢呢?

第一个故事:

我们都知道,大学的宿舍通常都是没有电梯的。

这天,一名临床医学专业的女学生莎莎,住在宿舍楼的六楼,因为买了很多东西,回来晚了。

手里提的东西又比较多,一个人上楼不方便,就打电话给自己的室友小梅。

哒、哒、哒,不一会儿,小梅下来了,两个人分摊着提着东西上了楼。

当她们走到五楼的时候,莎莎的电话响了,传出了舍友小梅的声音:“莎莎,你在哪呢?我下来了,怎么没有看到你啊?”

第二个故事:

首先给你交代一下,这是一所医学院校,学校里的学生,不是未来的顶级医生,就是未来的暖心护士。

这所医学院校有座女生宿舍楼,因为年代比较久远,房间内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大小便的话,都要跑到走廊的公厕去。

一天深夜,中医学专业的一个女生张小华闹肚子,就一个人起身下床来到了公厕。

夜很静,天空很黑,走廊里,公厕里,一片的寂静。

张小华方便完了,突然想起来没有带手纸,正在纠结要不要就这样回到宿舍去拿的时候,突然从身下的坑中伸出一只黑忽忽的手,手中捏着一叠手纸。

张小花身下的坑里传出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给!”

张小华疯了。

第三个故事:

一名大二护理系的女学生在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柜子里的一个布娃娃已经很旧很旧了,于是随手跟垃圾一起扔进了宿舍楼下的垃圾箱里。

这名女生晚上睡觉的时候,梦见一个女孩走近了她的床,慢慢地伸出两只颤巍巍的手,卡住了她的喉咙。

熟睡的女孩子开始发生了变化,呼吸开始困难,面部开始发红,渐渐地转为了苍白色。

女学生难受极了,卡住她喉咙的双手,渐渐地松开了,一颗眼泪滴落在了女学生的脸上。

“为什么要抛弃我!”那女孩含着泪说。

女学生被惊醒了,打开灯,身边躺着的却是那个被扔掉的旧娃娃。

第四个故事:

一位男学生因为作业,在实训楼的实验室里忙完之后,已经是午夜了,整个实训楼走廊里,空荡荡地就他一个人。

他走到了电梯门口,看到对面走来了一个女孩子,一身护士行头的装扮,也停到了电梯门口处。心想:这应该是一个护理系的女学生,原来还有跟自己一样晚的人啊。

两个人便一起乘电梯下楼,然而电梯到了一楼并没有要停的意思,一直向下走,电梯走到了地下二层,电梯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应该是本校区的老师。

男学生见状急忙关起了电梯门。

女孩子觉得他有些奇怪,就问:“为什么不让他上来?”

男学生说:“地下二层是我们学校的停尸房,医护老师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他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

护士装扮的女孩子听了,渐渐伸出右手,阴笑的说:“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

第五个故事:夜泳女子

医学院的教学区有一个人工湖,就像是北大的未名湖一样。

一天晚上,预防医学专业的几个男学生因为作业,下课晚了,回宿舍的途中,经过这个人工湖,他们发现湖心有一个长发的女子在游泳。

此时是盛夏。

只见那个游泳的女子,长长的头发飘在身后的水面上,显的非常优美。这几个男学生看的入了迷。

第一夜过去了。

这几个男生念念不忘湖心游泳的女子,每天晚上都会到湖边去看看,希望能再遇见这个长发飘飘,在湖心游泳的女子。

说来,也真够幸运,他们一连三个晚上,都发现了这个在湖心游泳的漂亮女子。

在好奇心的驱动下,他们决定一起向女子靠近,越来越近,其中一个男学生忽然发现了有些古怪,那名在湖心游泳的女子,似乎从来没有手脚露水面。

这时候,那女子迅速地想其中一名男学生游了过来,在快要相撞的一瞬间,男学生本能的伸开双手去迎接,心里还美滋滋地想着:这女孩子难道要给我来个投怀送抱?

当女子游到他手中的时候,他发现,只有一颗带着长发,散发着恶臭的女子头颅……

这几个男学生后来莫名其妙的都被水淹死了。

扯远了,你是不是也听得有些倦了?

那么我们再次把视线放回这条悠长、昏暗又陈旧的走廊吧。

这条走廊一夜过去了,再也没发生什么诡异的事件,直到天亮,宿舍楼里陆陆续续地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女学生。

而另一栋宿舍楼里的一间宿舍门此刻也给打开了,走出来了两个抱着课本的女孩子,一束暖阳也从门缝中照进了走廊,走廊里温暖的多了。

两个女孩,一个上身穿着一件灰色T恤,下身穿着一件浅灰色牛仔裤,短短地头发扎在了脑袋的后面,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她的名字叫袁雅君,不过她的同学,朋友都习惯地叫她小雅。

另一个女孩,上身一件白色T恤,被卡其色的外套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了胸前印着的Dlor字样,下身穿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披着长发,发丝散落在卡其色的外套上,看上去要比小雅时尚的多,她的名字叫做舒颖。

这时候的天空已经是一年前的天空了,一年前的天空,看起来更蓝,更清澈一些。

此时是金秋九月,正是开学的旺季,小雅和舒颖都是刚刚入学的精神医学专业的大一新生。

小雅性格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没事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单独地坐着发呆。

舒颖的性格反倒比较活泼开朗,大大咧咧的,活像一个大男孩儿。

小雅和舒颖,是两个性格完全差着着十万八千里的人,她们两个本不应该这么熟的。

可是在外人看来,她们两人的关系的确很亲近,正在读故事的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是吧?

别说是你,我也很奇怪。

这所医学院校的宿舍都是四人间,袁雅君和舒颖的房间在六楼的610房间。

610房间除了她们两个之外,还有另外两个新生。

一个叫龚悦悦,悦悦是一个每天跟各种品牌化妆品打交道的女生,深蓝色的柳叶眉,酱红色的厚嘴唇,走到哪里都散发这一股刺鼻的香水味。

她很少在宿舍住,只是偶尔十天半月回来一次。据一些学生说,她被外面一个富商给包养了,这些高贵的化妆品,香水都是富商买给她的。

另外一个女孩叫杨素素,是我的女朋友。

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对这所学校发生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详细了吧?

这些都是素素讲述给我的。

不过,你问我是做什么的?这个问题,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的功夫,已经两个月过去了。

舒颖忙完社团里的事情,路过操场的时候,看到小雅一个人坐在操场的一角发着呆,手里拿着一根干枯的草,在地上漫无目的地划着。

“小雅,你一个人蹲在这干嘛呢?”舒颖朝着小雅这边走了过来。

小雅抬头看了看,叫了一声:“舒颖。”算是打了个招呼。

“小雅,你干嘛呢?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舒颖,你说我去竞选咱们学校话剧《吉祥公寓》的女一号,我能被选上吗?”

“你要去演话剧?”舒颖显然对小雅的这个想法有些意外。

“恩,我从小就有一个当演员的梦想。”小雅抬头望了望天空,又把头低了下来,那感觉就好像当演员的这个梦想对自己来说,很遥不可及一样。

“有梦想是好事啊,你看我,每天大大咧咧地,连自己毕业之后想干嘛都不知道。”

“你说,我会被选上吗?”

“选上选不上,我们首先都要去争取一下的嘛。”

“舒颖,我怕,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不怕,我陪你去,我对你有信心。”舒颖握住了小雅的手,这是一种力量的传递。

小雅点了点头,站起了身,两个人一同走向了宿舍楼。

你一定听过不少这样的故事,甲从小梦想成为演员,于是拉起了自己的好朋友乙,让乙陪着自己去面试。经过一轮又一轮的面试之后,面试官看中了乙,而最想能为演员的甲却落选了。

小雅和舒颖也是一样,话剧社团的主考官们看中了舒颖,决定让她来出演女一号。而一心想当女主角的小雅,却只得到了一个小小的配角。

两个人回去的路上,舒颖想,自己无心之中把小雅最想饰演的角色给抢了,舒颖觉得对于小雅来说有点内疚,就找一些好话来安慰小雅。

可是小雅一路上只是低着头走路,一句话也不说,一脸的闷闷不乐。

舒颖不知道,在小雅的内心深处,已经跟舒颖结下了梁子。


卡夫卡公社租房 https://m.heze.c21.com.cn/zufang/1832229.html
生命中的那些来来往往的朋友
小善成就大业
小秃子和他的哥哥们
你打算用什么打动别人?
1
 
一个傻得可怜的女孩
看丈人
激励由自己开始
世上最后一个女妖
血莲
猛鬼出租屋
色欲溶魂记(上)
请回地球
有瑕疵的才是最真实的
复旧的出租屋
 
1
1
闯过伏击圈
非洲魔法师
帅哥与美女
血染的连衣裙
俩朋友
鬼扑克
人生是一本书
小鸟和大熊
35故事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逢
阏伯管火
1  
1
1
血染的连衣裙
俩朋友
恐怖煤矿洞
猛鬼出租屋
色欲溶魂记(上)
请回地球
有瑕疵的才是最真实的
鬼扑克
人生是一本书
复旧的出租屋
尚拓资讯网